一凡女性网,您的美丽生活好帮手

关于“鸡头米”古诗

发布时间:2019-07-12 05:07:01投稿人 : 一方旅行网_行走在路上的奇闻异事围观 :0次

1、《浣溪沙(小饮)》宋代:葛胜仲

盘里明珠芡实香。尊前堆雪脍丝长。何妨羌管奏伊凉。

翠葆重生无复日,白波不酹有如江。壁间醉墨任淋浪。

2、《满庭芳》宋代:臧鲁子

澹露零空,好风光袂,月华飞入觥筹。青莲碧藕,芡实与鸡头。笑傲纶巾羽扇,有如此、人物风流。西湖上,不妨游戏,民富自封侯。

骈蕃。新宠渥,叶华延阁,领事园丘。看木牛流马,恢复神州。万里凉霄浩渺,使星共、南极光浮。从今好,一秋长醉,直醉过千秋。

3、《捣练子》宋代:李石

红粉里,绛金裳。一卮仙酒艳晨妆。醉温柔,别有乡。

清暑殿,藕风凉。鸡头擘破误君王。泣梨花,春梦长。

4、《望江南(秋日即景)》宋代:刘辰翁

梧桐子,看到月西楼。醋酽橙黄分蟹壳,麝香荷叶剥鸡头。人在御街游。

5、《侍郎宅泛池》唐代:徐凝

莲子花边回竹岸,鸡头叶上荡兰舟。

谁知洛北朱门里,便到江南绿水游。

关于芡实的古文化,古诗,典故,成语,。

1、芡 拼音:qiàn〈名〉

(形声。从艸,欠声。本义:水生植物。又名鸡头)

  • 即“芡实”,俗称“鸡头”
  • 芡,鸡头也。——《说文》《扬子·方言》䓈、芡,北燕谓之䓈,靑、徐、淮、泗之闲谓之芡,或谓之鸡头,或谓之鴈头,或谓之乌头。《古今注》叶似荷而大,叶上蹙绉如沸,实有芒刺,其中如米,可以度饥,卽今蔿子也。《周礼·天官·籩人》加籩之实:蔆、芡、㮚、脯。《韩愈诗》平池散芡盤。

  • 按,花似鸡冠,实苞如鸡首,故名。生于池沼中的一种一年生大水草,体表有刺,叶圆而大,浮于水面,花茎伸长于水面上,顶生一花,紫色,浆果球形,果内胚乳白粉质,可食用。如:芡珠(芡的子实)

2、菱芡  拼音:líng qiàn菱角和芡实。《文选·张衡〈东京赋〉》:“献鳖蜃与龟鱼,供蜗蠯与菱芡。” 薛综 注:“菱,芰也。芡,鸡头也。” 唐 杜甫 《渼陂西南台》诗:“况资菱芡足,庶结茅茨逈。”

3、刺芡  拼音:cì qiàn又称“鸡头”。多年生水生草本植物。全株生刺,叶圆盾形,浮于水面。夏季开浅紫色单生小花。浆果海绵质,顶端有宿存萼片,密生锐刺。种子称芡实,或称鸡头米,供食用或酿酒,亦可入药。 唐 韩愈 《城南联句》:“远苞树蕉栟,鸿头排刺芡。”

4、偶食鸡头有怀万元亨沈德远林子长横塘三主人 其一(宋·虞俦)

  七言律诗 

秋风一熟平湖芡,满市明珠如土贱。昔也兼名鸿雁头,今兹始识胡孙面。

应须我辈剩著语,会有后人来作传。横塘地主总好事,凌波不过空山咽。

5、芡曲(宋·许及之)

  五言绝句 

湖边谁摘芡,轻度藕花风。贪得鸿头去,惊他雁序空。

关于鸡头米古诗

“鸡头米”亦称“芡实”

《芡实》

【宋】姜特立

芡实遍芳塘,明珠截锦囊。

风流熏麝气,包裹借荷香。

《食芡实作》

【北宋】贺铸

钱侯官舍旁,走水来方塘。

暑雨过初伏,斜阳生晚凉。

风翻芡盘卷,万觜争低昂。

犹疑秦鸡暴,擅此六国场。

下榻延密客,开樽荐新尝。

金刀剥老蚌,玉沙磨夜光。

殷勤烦钉饾,未咀悲生肠。

引领鄘卫西,百泉乃吾乡。

水产富此物,数钱论斗量。

朝餐取餍饱,无复炊黄梁。

贪嗜比羊枣,况乎惟味良。

十年去国仕,遇得才微芒。

季鹰思蓴羹,拂衣谢齐王。

我亦散浪者,未许斯人狂。

长歌定行矣,千载会相望。

《和万元亨舍人送芡实》

【南宋】虞俦

吴兴鱼稻乡,来视刺史樱

适丁饥馑后,仓廪无馀蕴。

当馈下不嚥,宁望馔中隽。

年来稻如云,便觉摇其吻。

丰年百物熟,天意毋宁靳。

郡候有佳惠,芡实粲光润。

东山愿不违,南荡居其近。

此物旧知名,采撷手自引。

剖蚌讶珠还,泣蛟疑泪迸。

软温新剥肉,饤饾初尝酝。

遗我水之滨,此意君其问。

《偶得上饶芡实颇佳分荐同邑以诗送》

【宋】王洋

明珠宝簿藏贝宫,嫦娥取置空明中。

视仙法游仗秘咒,一粒变化传无穷。

水府仙人通妙诀,擘破寒泉弄明月。

左庚右甲养素胎,珠胜醍醐争如雪。

炼丹水底含太阳,世人错比煎硫磺。

丹成不合恋凡壳,雄鸡冠碎鸿头伤。

紫苞裂处吴芳髓,火候温温暗香起。

青荷犹著旧衣裳,玉质可怜供软美。

我家旧往长淮湄,花开十丈芙蓉旗。

年年割鲜唤同社,径醉忘却还家时。

何人缩地有幻巧,容我短棹追冯夷。

《轼始于文登海上得白石数升如芡实可作枕闻梅》

【北宋】苏轼

海隅荒怪有谁珍,零落珊瑚泣季伦。

法供坐令微物重,色难归致孝心纯。

只疑薏苡来交趾,未信玭珠出泗滨。

愿子聚为江夏枕,不劳麾扇自宁亲。

关于芡实的古文化、古诗、典故、成语有哪些?

芡实,味甘,气平,无毒。入脾、肾二经。主湿痹,止腰膝疼痛,益精,令耳目聪明,强志补中,除暴疾,久食延龄益寿。视之若平常,用之大有利益。可君可臣,而又可佐使者也。作为一种中药,在古诗词中常常出现。

宋·虞俦《和万元亨舍人送芡实》

吴兴鱼稻乡,来视刺史印。适丁饥馑后,仓廪无馀蕴。当馈下不嚥,宁望馔中隽。年来稻如云,便觉摇其吻。丰年百物熟,天意毋宁靳。郡候有佳惠,芡实粲光润。东山愿不违,南荡居其近。此物旧知名,采撷手自引。剖蚌讶珠还,泣蛟疑泪迸。软温新剥肉,饤饾初尝酝。遗我水之滨,此意君其问。

宋贺铸 《食芡实作》

钱侯官舍旁,走水来方塘。暑雨过初伏,斜阳生晚凉。风翻芡盘卷,万觜争低昂。

犹疑秦鸡暴,擅此六国场。下榻延密客,开樽荐新尝。金刀剥老蚌,玉沙磨夜光。

殷勤烦钉饾,未咀悲生肠。引领鄘卫西,百泉乃吾乡。水产富此物,数钱论斗量。

朝餐取餍饱,无复炊黄梁。贪嗜比羊枣,况乎惟味良。十年去国仕,遇得才微芒。

季鹰思蓴羹,拂衣谢齐王。我亦散浪者,未许斯人狂。长歌定行矣,千载会相望。

宋王洋《偶得上饶芡实颇佳分荐同邑以诗送》

明珠宝簿藏贝宫,嫦娥取置空明中。视仙法游仗秘咒,一粒变化传无穷。

水府仙人通妙诀,擘破寒泉弄明月。左庚右甲养素胎,珠胜醍醐争如雪。

炼丹水底含太阳,世人错比煎硫磺。丹成不合恋凡壳,雄鸡冠碎鸿头伤。

紫苞裂处吴芳髓,火候温温暗香起。青荷犹著旧衣裳,玉质可怜供软美。

我家旧往长淮湄,花开十丈芙蓉旗。年年割鲜唤同社,径醉忘却还家时。

何人缩地有幻巧,容我短棹追冯夷。

芡实为中药名,出《本草纲目》。是睡莲科植物芡 Euryale ferox Salisb 的干燥成熟种仁。呈类球形,多为破粒,完整者直径5~8mm。衰面有棕红色内种皮,一端黄白色,约占全体1/3,有凹点状的种脐痕,除去内种皮显白色。质较硬,断面白色,粉性。气微,味淡。炒芡实表面淡黄色至黄色,偶有焦斑。麸炒芡实表面亮黄色或黄色,略有香气。

“鸡头”芡实是什么?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个地方,因为粮食歉收,闹起了饥荒。有个名叫倩倩的寡妇,一家老小靠挖野菜来充饥。一天,她饥饿过度晕倒在河边,等到醒来的时候,她看到不远处的河里,一只只野鸡高高翘起头浮在水面,定睛一看,发现原来是一种形似鸡头的水草。饥不择食的倩倩采了些“鸡头”回去蒸煮,煮好后切开发现里面是一粒粒饱满的果子,剥开硬壳后便露出了雪白的、像米粒一样的果仁,吃起来还有一股清香。此后,倩倩每天都会采些这样的“鸡头”回来,煮给家里人吃。就这样,倩倩一家熬过了饥荒。后来,人们便把这个食物叫倩(芡)食(实)。 芡实(Euryale ferox) 这种关于植物的传说无从考证,在植物界也很普遍。不过,故事里的倩倩总是能让我想起电影《倩女幽魂》中王祖贤扮演的女鬼倩倩,还有张国荣演唱的那支主题歌。 上面那个传说里的芡实,与茭白、莲藕、茨菇、水芹、荸荠、菱角、莼菜等一起被称为“水八仙”。 芡实(Euryale ferox)的花 芡实(Euryale ferox),别称鸡头米、雁头、鸡头果、黄实等。原产东亚,在中国,北到黑龙江,南至海南岛,都有分布。生长在池塘里,湖泊中,在江浙一带和两广地区更是普遍栽培。野生的芡实浑身带刺,毛茸茸,看上去很像一个好斗的公鸡头,这一类常被称为北芡或者刺芡;而栽培的芡实刺少,有时候光溜溜的,从水面探出,就像一只只从水中探头来的绿头鸭,这类芡实常被称为南芡或者苏芡。 芡实(Euryale ferox) 芡实曾经是我国古代先民主要的淀粉来源。对考古感兴趣的朋友,一定听说过浙江的几个著名遗址,即:杭州市萧山的跨湖桥遗址、余姚的田螺山遗址和河姆渡遗址。在这几个地方的考古中都发现了芡实,说明在旧石器晚期和新石器时代,人类已经把芡实当作抵挡饥饿的重要食物。 辛勤的劳作换来明珠般的芡实米 鸡头米桂花糖水 芡实吃法很多,除了鸡头米炒虾仁、西芹百合鸡头米、荷塘小炒等菜肴以外,最地道的莫过于鸡头米桂花糖水。只需将鸡头米放入沸水中,下锅后两三分钟捞起出锅,加糖,加桂花即可。 鸡头米炒虾仁 浙江著名面点,西塘八珍糕也是以芡实、山药、茯苓、薏仁、麦芽、莲子肉、山楂等制成。在江浙一带,沿街还有很多卖芡实糕的地方。 在两广地区和东南亚一带,当地人喜用芡实磨成淀粉与绿豆,薏苡仁、百合炖汤,放冰糖,味道也是极好的。广州街头的凉茶中也能见到芡实米,有时做鱼肉佳肴或灌制香肠时也放芡实。而在广东的肇庆,芡实已经是当地有名的特色食材,甚至将产自广东肇庆的芡实称为“肇实”。 芡实(Euryale ferox)的花 中国古代还有些文人写下了一些诗词来赞美芡实,其中比较有名的要算宋朝的两首。一首是姜特立的《芡实》,诗中描写到:芡实遍芳塘,明珠截锦囊;风流熏麝气,包裹借荷香。另一首是葛胜仲的词《浣溪沙?盘里明珠芡实香》,词中写到:盘里明珠芡实香,尊前堆雪脍丝长,何妨羌管奏伊凉;翠葆重生无复日;白波不?有如江,壁间醉墨任淋浪。 除特殊标注外,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参考文献: Fuller, D. Q.; Qin, L; Zheng, Y; Zhao, Z; Chen, X; Hosoya, LA; Sun, GP; et al. (2009). "The Domestication Process and Domestication Rate in Rice: Spikelet bases from the Lower Yangtze". Science 323 (5921): 1607?1610.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首页广告位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