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凡女性网,您的美丽生活好帮手

闻一多爱国诗歌

发布时间:2019-07-12 03:07:34投稿人 : 一方旅行网_行走在路上的奇闻异事围观 :0次

  七子之歌——澳门

  闻一多

-----------------------------------------------------------------

  你可知Ma-cau不是我真姓,

  我离开你太久了母亲。

  但是他们掠去的是我的肉体,

  你依然保管我内心的灵魂,

  魂那三百年来梦寐不忘的生母啊!

  请叫儿的乳名叫我一声澳门,

  母亲啊母亲我要回来母亲、母亲。

  何谓《七子之歌》

  1925年3月,身在美国纽约的著名诗人闻一多有感于时事,将被帝国主义掠走的澳门、香港、台湾、威海卫、广州湾、九龙、旅大,喻为七个与母亲离散的孤儿,并写出了七块土地对祖国的眷念,澳门便是“七子”之首。

  闻一多先生在《七子之歌》的开篇直抒胸臆:邶有七子之母不安其室。七子自怨自艾,冀以回其母心。诗人作《凯风》以愍之。吾国自《尼布楚条约》迄旅大之租让,先后丧失之土地,失养于祖国,受虐于异类,臆其悲哀之情,盖有甚于《凯风》之七子,因择其中与中华关系最亲切者七地,为作歌各一章,以抒其孤苦亡告,眷怀祖国之哀忱,亦以励国人之奋斗云尔。国疆崩丧,积日既久,国人视之漠然,不见夫法兰西之ALSACE-LORRAINE耶?“精诚所至,金石能开。”诚如斯,中华“七子”之归来其在旦夕乎!

  如今,“七子”中只有台湾尚未回归祖国。当年闻一多先生在《七子之歌——台湾》中写道:我们是东海捧出的珍珠一串,琉球是我的群弟我就是台湾。我胸中还氤氲着郑氏的英魂,精忠的赤血点染了我的家传。母亲,酷炎的夏日要晒死我了;赐我个号令,我还能背城一战,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闻一多爱国诗词

闻一多表现爱国的诗有两类,一是在国外创作的,主要表现思念祖国的游子之情,这类作品收入他的第一部诗集《红烛》,主要有《忆菊》、《太阳吟》、《孤雁》等,也包括回国后写的《洗移歌》;二是回国后创作的,由于看不惯黑暗现状而产生的由失望而愤慨的情绪,这类作品多收入他的第二部(也是他生前出版的最后一部)诗集《死水》,主要有《发现》、《一句话》、《静夜》、《荒村》、《死水》等。他的诗都很经典,这边列举两个:

七子之歌--澳门

你可知Ma-cau不是我真姓,我离开你太久了母亲。但是他们掠去的是我的肉体,你依然保管我内心的灵魂,魂那三百年来梦寐不忘的生母啊!请叫儿的乳名叫我一声澳门,母亲啊母亲我要回来母亲、母亲。

一句话

有一句话说出就是祸, 有一句话能点得着火, 别看五千年没有说破, 你猜得透火山的缄默? 说不定是突然着了魔, 突然青天里一个霹雳 爆一声: “咱们的中国!” 这话叫我今天怎么说? 你不信铁树开花也可, 那么有一句话你听着: 等火山忍不住了缄默; 不要发抖,伸舌头,顿脚, 等到青天里一个霹雳 爆一声: “咱们的中国!”

关于闻一多的爱国诗歌

  七子之歌——澳门

  你可知Ma-cau不是我真姓,

  我离开你太久了母亲。

  但是他们掠去的是我的肉体,

  你依然保管我内心的灵魂,

  魂那三百年来梦寐不忘的生母啊!

  请叫儿的乳名叫我一声澳门,

  母亲啊母亲我要回来母亲、母亲。

  太阳吟

  太阳啊,刺得我心痛的太阳!

  又逼走了游子底一出还乡梦,

  又加他十二个时辰的九曲回肠!

  太阳啊,火一样烧着的太阳!

  烘干了小草尖头底露水,

  可烘得干游子底冷泪盈眶?

  太阳啊,六龙骖驾的太阳!

  省得我受这一天天的缓刑,

  就把五年当一天跑完那又何妨?

  太阳啊——神速的金乌——太阳!

  让我骑着你每日绕行地球一周,

  也便能天天望见一次家乡!

  太阳啊,楼角新升的太阳!

  不是刚从我们东方来的吗?

  我的家乡此刻可都依然无恙?

  太阳啊,我家乡来的太阳!

  北京城里底官柳裹上一身秋了吧?

  唉!我也憔悴的同深秋一样!

  太阳啊,奔波不息的太阳!

  ——你也好像无家可归似的呢。

  啊!你我的身世一样地不堪设想!

  太阳啊,自强不息的太阳!

  大宇宙许就是你的家乡吧。

  可能指示我我底家乡的方向?

  太阳啊,这不像我的山川,太阳!

  这里的风云另带一般颜色,

  这里鸟儿唱的调子格外凄凉。

  太阳啊,生命之火底太阳!

  但是谁不知你是球东半底情热,

  ——同时又是球西半的智光?

  太阳啊,也是我家乡底太阳!

  此刻我回不了我往日的家乡,

  便认你为家乡也还得失相偿。

  太阳啊,慈光普照的太阳!

  往后我看见你时,就当回家一次;

  我的家乡不在地下乃在天上!

参考资料:http://www.shigeku.org/xlib/xd/sgdq/wenyiduo.htm

闻一多的《一句话》算是爱国的诗歌吗

闻一多《一句话》

有一句话说出就是祸,

有一句话能点得着火。

别看五千年没有说破,

你猜得透火山的缄默?

说不定是突然着了魔,

突然青天里一个霹雳

爆一声:

“咱们的中国!”

这话教我今天怎么说?

你不信铁树开花也可,

那么有一句话你听着:

等火山忍不住了缄默,

不要发抖,伸舌头,顿脚,

等到青天里一个霹雳

爆一声:

“咱们的中国!”

《一句话》是闻一多先生的诗作。1925年他留美回国,看到的是封建军阀统治下的黑暗现实和民不聊生的景象,于是,赤诚爱心转化为对现状的强烈不满和渴望改变旧中国的激情。这种情绪在这首诗中得到充分体现。全诗以“一句话”——“咱们的中国”为构思中心,运用写实和隐喻相结合的手法,反复咏叹,极力渲染烘托。

这篇散文诗,是现代新诗的突出代表,它寓情于理、集现实及情感于一体,从侧面展示了当时中国的国情和有志之士对国富民强的展望和期冀之情。

闻先生曾说:“诗人主要的天赋是爱,爱他的祖国,爱他的人民。”1925年他留美回国,看到的是封建军阀统治下的黑暗现实和民不聊生的景象,于是,赤诚爱心转化为对现状的强烈不满和渴望改变旧中国的激情。这种情绪在这首诗中得到充分体现。

全诗以“一句话”——“咱们的中国”为构思中心,运用写实和隐喻相结合的手法,反复咏叹,极力渲染烘托。第一节先用排比,通过“祸”与“火”的写实和比喻,揭露黑暗现实对民意的压制,也寓示着民众积蓄着的巨大的力量。接着进一步用火山作比,它虽然沉默了千百年,一旦突发就会产生翻天覆地的力量。这一喻象表明诗人对人民反抗的力量充满信心。“别看五千年没有说破,你猜得透火山的缄默?”则反映了民众尽管饱受压榨仍然保持缄默,但缄默背后却在酝酿着反抗与挣脱。

第二节针对一些对中国前途悲观、不相信民众者发出警告,用“铁树开花”比喻建设“咱们的中国”来之不易但终会成事实。通过“我”坚信与“你”不相信的对比,引发出不信者可能会产生的惊慌、反感等种种诧异的表现,从而进一步衬托出民众反抗的必然性和突发性,表明诗人对民众解放自己、改造旧中国的潜在力量坚信不疑,并衷心拥护。他将民众的反抗与呐喊比喻成“青天里一个霹雳”既呼应“火”的意象,显示出无穷的威力,又是一种盛赞的口吻乙“爆一声:/‘咱们的中国!’”的两次反复,强烈地表达出对理想中国的期望与追求。此诗语言平易,形式上整齐匀称,又自然天成,富于节奏感和音乐美。作者以火山忍受不了缄默呼应了上一段的“火山的缄默”,用“铁树开花”比喻建设“咱们的中国”虽然会来之不易但终究会成为事实。“不要发抖,伸舌头,顿脚”则形象刻画了反动者慑于民众的爆发力量,企图极力维护自身统治所带去的恐慌和畏惧。到此,作者再次提出“咱们的中国!”这一撼人心魄的话语,起到反复咏唱、深化主题的效果。

全诗用语平实,充分借助比喻这一修辞手法,运用整齐匀称的行文结构,富有诗的韵律和格调,充满睿智和爱国思想。

闻一多最著名的诗句是?

  《死水》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绣出几瓣桃花;

  在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

  漂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们笑声变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七子之歌》

  澳门

  你可知“妈港”不是我的真名姓?

  我离开你的襁褓太久了,母亲!

  但是他们掳去的是我的肉体,

  你依然保管着我内心的灵魂。

  三百年来梦寐不忘的生母啊!

  请叫儿的乳名,叫我一声“澳门”!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香港

  我好比凤阁阶前守夜的黄豹,

  母亲呀,我身分虽微,地位险要。

  如今狞恶的海狮扑在我身上,

  啖着我的骨肉,咽着我的脂膏;

  母亲呀,我哭泣号啕,呼你不应。

  母亲呀,快让我躲入你的怀抱!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台湾

  我们是东海捧出的珍珠一串,

  琉球是我的群弟我就是台湾。

  我胸中还氲氤着郑氏的英魂,

  精忠的赤血点染了我的家传。

  母亲,酷炎的夏日要晒死我了;

  赐我个号令,我还能背城一战。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威海卫

  再让我看守着中华最古的海,

  这边岸上原有圣人的丘陵在。

  母亲,莫忘了我是防海的健将,

  我有一座刘公岛作我的盾牌。

  快救我回来呀,时期已经到了。

  我背后葬的尽是圣人的遗骸!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广州湾

  东海和匈州是我的一双管钥,

  我是神州后门上的一把铁锁。

  你为什么把我借给一个盗贼?

  母亲呀,你千万不该抛弃了我!

  母亲,让我快回到你的膝前来,

  我要紧紧地拥抱着你的脚踝。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九龙

  我的胞兄香港在诉他的苦痛,

  母亲呀,可记得你的幼女九龙?

  自从我下嫁给那镇海的魔王,

  我何曾有一天不在泪涛汹涌!

  母亲,我天天数着归宁的吉日,

  我只怕希望要变作一场空梦。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旅顺,大连

  我们是旅顺,大连,孪生的兄弟。

  我们的命运应该如何的比拟?

  两个强邻将我来回的蹴蹋,

  我们是暴徒脚下的两团烂泥。

  母亲,归期到了,快领我们回来。

  你不知道儿们如何的想念你!

  母亲!我们要回来,母亲!

  闻一多《一句话》

  有一句话说出就是祸,

  有一句话能点得着火。

  别看五千年没有说破,

  你猜得透火山的缄默?

  说不定是突然着了魔,

  突然青天里一个霹雳

  爆一声:

  “咱们的中国!”

  这话教我今天怎么说?

  你不信铁树开花也可,

  那么有一句话你听着:

  等火山忍不住了缄默,

  不要发抖,伸舌头,顿脚,

  等到青天里一个霹雳

  爆一声:

  “咱们的中国!”

  《红烛》

  红烛啊!

  这样红的烛!

  诗人啊

  吐出你的心来比比,

  可是一般颜色?

  红烛啊!

  是谁制的蜡——给你躯体?

  是谁点的火——点着灵魂?

  为何更须烧蜡成灰,

  然后才放光出?

  一误再误;

  矛盾!冲突!"

  红烛啊!

  不误,不误!

  原是要“烧”出你的光来——

  这正是自然的方法。

  红烛啊!

  既制了,便烧着!

  烧吧!烧吧!

  烧破世人的梦,

  烧沸世人的血——

  也救出他们的灵魂,

  也捣破他们的监狱!

  红烛啊!

  你心火发光之期,

  正是泪流开始之日。

  红烛啊!

  匠人造了你,

  原是为烧的。"

  既已烧着,

  又何苦伤心流泪?

  哦!我知道了!

  是残风来侵你的光芒,

  你烧得不稳时,

  才着急得流泪!

  红烛啊!

  流罢!你怎能不流呢?

  请将你的脂膏,

  不息地流向人间,

  培出慰藉的花儿,

  结成快乐的果子!

  红烛啊!

  你流一滴泪,灰一分心。

  灰心流泪你的果,

  创造光明你的因。

  红烛啊!

  “莫问收获,但问耕耘。”

  【闻一多名言】

  对奴隶,我们只当同情,对有反抗性的奴隶,尢当尊敬。

  个人之于社会等于身体的细胞,要一个人身体健全,不用说必须每个细胞都健全。

  尽可多多创造快乐去填满时间,那可活活缚着时间来陪着快乐?

  我爱中国固因他是我的祖国,而尤因他是有那种可敬爱的文化的国家。

  尽可多创造快乐去填满时间,哪可活活缚着时间来陪着快乐。

闻一多的《一句话》算是爱国的诗歌吗

是, 这首诗是对黑暗中国的揭露,对理想中国的赞颂,充分表达了诗人对民众革命的坚定信心和渴望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咱们的中国”的爱国主义思想。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首页广告位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