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凡女性网,您的美丽生活好帮手

刘惜芬的人物轶事

发布时间:2019-07-12 03:07:34投稿人 : 一方旅行网_行走在路上的奇闻异事围观 :0次

1924年夏,刘惜芬出生于厦门一个破落的封建大家庭。母亲是一位善良勤劳的“陪嫁丫头”,因不堪凌辱,在刘惜芬刚满周岁的一个夜晚,便饮恨自尽,丢下刘惜芬和她的姐姐两个人。1938年5月,日军占领厦门,与同时代的厦门人一样,刘惜芬的生活发生了灾难性变化,她辍学了,靠帮别人缝补衣服贴补家用。1940年,16岁的刘惜芬为了谋生,考进了当时被称为“慈善机关”的厦门博爱医院当护士。刘惜芬主动要求护理中国病人,对自己同胞护理得十分精心。当因此受到日本医生的责难和歧视时,她愤怒地对日本医生说:“你可以爱你的日本,我却爱我的中国!”

1945年抗战胜利后,刘惜芬回到家里,用自己学到的护理知识和技能为病人治病。这一时期,在地下党组织的教育和培养下,这个追求进步的女青年走上了革命道路。1949年5月,在厦门的敌我斗争越来越尖锐的时候,刘惜芬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她全身心地为党工作,把全部精力投入到革命事业中。

1949年7月7日,杀人魔王毛森被派到厦门当警备司令后,白色恐怖笼罩着厦门上空。厦门街头经常出现革命标语,许多反动军政人员经常收到对他们提出警告的《约法八章》,而厦门人民看到了鼓舞人心的《告厦门同胞书》,这些让毛森一伙惶恐万分,而让平民百姓欢欣鼓舞的革命标语和传单,正是刘惜芬和她的战友们,冒着生命危险去张贴和散发的,就连那盖在《约法八章》和《告厦门同胞书》上面的图章,也是刘惜芬和她的侄儿用肥皂刻制的。

正是在那白色恐怖、刀光血影的日子里,刘惜芬接受了一项特殊任务,打入敌人内部,为地下党组织和南下的解放大军收集传递情报。从那以后,一位烫头发,涂口红,身穿旗袍,脚穿高跟鞋,手提白色皮包的“摩登”姑娘,便经常出入于海口的“仙乐”、中山路的“百乐门”等舞厅,这就是曾经被人们误认为“交际花”的刘惜芬。那些国民党军官见到年轻貌美的刘惜芬,个个垂涎欲滴。刘惜芬利用和他们跳舞、喝咖啡的机会,从他们口中套取军事、政治情报。刘惜芬还经常根据党的指示,打扮得很时髦,到位于虎头山的伪厦门要塞司令部去,有时找参谋,有时找主任,借机将情报从潜伏在那里的地下党同志手中带出,送到游击队去。

南下的解放大军步步逼进厦门,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把国民党军队打得狼狈逃窜。1949年9月,毛森为了实现固守厦门的美梦,一面日夜在沿岛赶筑钢筋水泥碉堡,一面强化他的血腥统治,开始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在这异常险恶的形势下,地下党决定将刘惜芬等一批革命青年送到内地游击队去。但是,从厦门通往内地的道路被国民党封锁了。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刘惜芬帮助几位革命青年乘船到了香港,而她却留了下来。

9月19日凌晨1点多,嘈杂的狗吠声和脚步声惊醒了沉睡中的人们。警备司令部的匪徒将刘惜芬的住处团团包围,并在附近实行戒严,不准任何人进出。

刘惜芬被捕了!

鸿山脚下的厦门警备司令部看守所,刘惜芬被关在一间狭窄阴暗的女牢里。从刘惜芬被捕的那一天起,毛森就一直挖空心思企图从她口中得到地下党的秘密,从而彻底摧毁厦门地下党组织。敌人对她动用了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刘惜芬忍受着痛苦和折磨,始终守口如瓶。一天,敌人对一位从郊区禾山抓来的“囚犯”上刑,想借恐怖的上刑场面来威吓刘惜芬,便传她到刑审室接受所谓的“目刑”。敌人以为这下子可以制服刘惜芬了,但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当毛森再次亲自审问刘惜芬时,刘惜芬回答他的仍是一句话:“我是一个护士!”气得毛森咆哮如雷……

10月1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对厦门展开总攻。被囚禁在看守所的刘惜芬和难友们听到了远处传来的隆隆炮声,她高兴得忘记了全身的伤痛,鼓舞难友们说:“天快亮了!”

然而,就在胜利即将到来的前夜,垂死挣扎的国民党反动派在溃逃金门之前,对被关押的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进行了一场大屠杀。1949年10月16日,刘惜芬等17人被绞死在厦门鸿山脚下。

1949年12月19日,厦门市各界人士隆重举行“厦门死难烈士追悼大会”,沉痛悼念为解放厦门而光荣牺牲的烈士们,其中就包括年轻秀丽的刘惜芬。

关于鲁迅对《朝花夕拾》的背景~!

  写作背景

  创作《朝花夕拾》时鲁迅已是文坛举足轻重的作家。1926年“三一八”惨案后,鲁迅写了《纪念刘和珍君》等文,愤怒声讨反动政府的无耻行径,遭到反动政府的迫害,不得不过起颠沛流离的生活。他曾先后避居山本医院、德国医院等处。尽管生活艰苦,还写了不少的散文诗和《二十四孝图》《五猖会》《无常》等三篇散文,它们后来与鲁迅在惨案发生之前写作的《狗•猫•鼠》《阿长与〈山海经〉》收入了散文集《朝花夕拾》。

  1926年9月鲁迅接受了厦门大学的聘请,南下教书,但他在厦门大学只带了四个多月,因为他发现厦门大学的空气和北京一样,也是污浊的。 鲁迅在这里见识了种种知识分子的丑恶嘴脸,毫不留情地进行抨击。鲁迅虽然不喜欢厦门大学,但他对自己担任的课程却倾注了全力,他上的课很受学生的欢迎。在繁忙的教学之余,鲁迅写了很多作品,这其中就包括《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父亲的病》《锁记》《藤野先生》和《范爱农》五篇散文。这五篇散文与在北京创作的另五篇散文就构成了《朝花夕拾》的全部。

  《朝花夕拾》于1927年出版。

  三、 主要内容和主题思想

  《狗•猫•鼠》——在这篇文章里,鲁迅先生清算猫的罪行:第一,猫对自己捉到的猎物,总是尽情玩弄够了,才吃下去;第二,它与狮虎同族,却天生一副媚态;第三,它老在配合时嗥叫,令人心烦;第四,它吃了我小时侯心爱的一只小隐鼠。虽然后来证实并非猫所害,但我对猫是不会产生好感的,何况它后来确实吃了小兔子!这篇文章取了“猫”这样一个类型,尖锐而又形象地讽刺了生活中与猫相似的人。

  《阿长与〈山海经〉》——阿长是鲁迅小时侯的保姆。记述儿时与阿长相处的情景,描写了长妈妈善良、朴实而又迷信、唠叨、“满肚子是麻烦的礼节”的性格;对她寻购赠送自己渴求已久的绘图《山海经》之情,充满了尊敬和感激。文章用深情的语言,表达了对这位劳动妇女的真诚的怀念。

  《二十四孝图》——所谓《二十四孝图》是一本讲中国古代二十四个孝子故事的书,配有图画,主要目的是宣扬封建的孝道。鲁迅先生从自己小时阅读《二十四孝图》的感受入手,重点描写了在阅读“老莱娱亲”和“郭巨埋儿”两个故事时所引起的强烈反感,形象地揭露了封建孝道的虚伪和残酷,揭示了中国儿童可怜《五猖会》——五猖会是一个迎神赛会,在童年的我的心目中是一个节日。记述儿时盼望观看迎神赛会的急切,兴奋的心情,和被父亲强迫背诵《鉴略》的扫兴而痛苦的感受。指出强制的封建教育对儿童天性的压制和摧残。

  《无常》——无常是个具有人情味的鬼,去勾魂的时候,看到母亲哭死去的儿子那么悲伤,决定放儿子“还阳半刻”,结果被顶头上司阎罗王打了四十大棒。文章在回忆无常的时候,时不时加进几句对现实所谓正人君子的讽刺,虚幻的无常给予当时鲁迅寂寞悲凉的心些许的安慰。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描述了儿时在家中百草园得到的乐趣和在三味书屋读书的乏味生活,揭示儿童广阔的生活趣味于束缚儿童天性的封建书橱教育的尖锐矛盾,表达了应让儿童健康活泼地成长的合理要求。

  《父亲的病》——父亲被庸医治死,一直是埋在鲁迅心中的痛苦。文章重点回忆儿时为父亲延医治病的情景,描述了几位“名医”的行医态度、作风、开方等种种表现,揭示了这些人巫医不分、故弄玄虚、勒索钱财、草菅人命的实质。

  《锁记》——鲁迅在这篇文章里主要回忆了自己离开绍兴去南京求学的过程。作品描述了当时的江南水师学堂和矿务铁路学堂的种种弊端和求知的艰难,批评了洋务派办学的“乌烟瘴气”。作者记述了最初接触进化论的兴奋心情和不顾老辈反对,如饥如渴地阅读《天演论》的情景,表现出探求真理的强烈欲望。

  《藤野先生》——记录作者在日本留学时期的学习生活,叙述在仙台医专受日本学生歧视、侮辱和决定弃医从文的经过。作者突出地记述了日本老师藤野先生的严谨、正直、热诚、没有民族偏见的高尚品格,表达了对藤野先生深情的怀念。

  《范爱农》——追叙作者在日留学时和回国后与范爱农接触的几个生活片段,描述了范爱农在革命前不满黑暗社会、追求革命,辛亥革命后又备受打击迫害的遭遇,表现了对旧民主革命的失望和对这位正直倔强的爱国者的同情和悼念。

  四、 人物形象

  《朝花夕拾》中出现的四个主要人物,是作者的保姆、恩师、朋友和父亲。

  长妈妈——有愚昧迷信的一面,但她身上保存着朴实善良的爱,令作者永生难忘。从长妈妈身上,我们看到鲁迅对底层劳动人民的感情:他既揭示他们身上愚昧麻木的一面,也歌颂他们身上美好善良的一面。

  藤野先生——一位异国医学教授,因为表现出平等待人的态度,因为关心弱国子民的学业,他朴素而伟大的人格令人肃然起敬。他所做的一切都很平凡,如果我们不设身处地地想象鲁迅当时的处境,便很难感受到这位老师的伟大之处。

  范爱农——一位觉醒的知识分子,但是无法在黑暗社会立足。他无法与狂人一样,最终与这个社会妥协,也无法像N先生一样忘却,所以他的内心痛苦、悲凉,我们和鲁迅先生一样,疑心他是自杀的。

  父亲——父亲曾让童年鲁迅困惑过,因为在他兴高采烈地要去看五猖会时,勒令他背书。但是,鲁迅从来没有指责过自己的父亲,他忏悔的是自己没有让父亲安静地死去,这让他的心灵永远不安永远痛苦。我们感到鲁迅先生强烈的爱。

  五、 艺术手法

  1、 把记叙、描写、抒情和议论有机地融合为一体,充满诗情画意。如描写百草园的景致,绘声绘色,令人神往。

  2、在对往事深情的回忆时,作者无法忘却现实,时不时插入一些“杂文笔法”(即对现实的议论),显示了鲁迅先生真实而丰富的内心世界。如《狗•猫•鼠》一文既有作者对童年时拥有过的一只可爱的小隐鼠的深情回忆,又有对祖母讲述的民间故事生动的记叙,同时揭示了现实中那些像极了“猫”的正人君子的真实面目。

  3、 长摄取生活中的小细节,以小见大,写人则写出人物的神韵,写事则写出事件的本质。如在《无常》中,从无常也有老婆和孩子的事实中,作者既写出了无常富于人情味的特点,又巧妙地讽刺了生活中那些虚伪的知识分子,入木三分。

  4、 作者在批判、讽刺封建旧制度、旧道德时,多用反讽手法。表面上很冷静地叙述事件的始末,其实是反话正说,在叙述中暗含着“言在此而意在彼”的巧妙讽刺。如在《父亲》中,对庸医的行医过程细细道来,没有正面指责与讽刺,但字里行间处处蕴含着作者激愤的批判和讽刺。

  5、 作者在散文中常用对比手法。如《五猖会》通过我前后心境的对比表达了对封建社会的反感和批判;《无常》通过无常这个“鬼”和现实中的“人”对比,深刻地刻画出了现实生活中某些“人格”不如“鬼格”的人的丑恶面目;《狗•猫•鼠》作者对小隐鼠的爱和对猫的强烈憎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六、精彩片段

  精彩片段之一 《五猖会》

  我忐忑着,拿了书来了。他使我同坐在堂中央的桌子前,教我一句一句地读下去。我担着心,一句一句地读下去。

  两句一行,大约读了二三十行罢,他说:

  “给我读熟。背不出,就不准去看会。”

  他说完,便站起来,走进房里去了。

  我似乎从头上浇了一盆冷水。但是,有什么法子呢?自然是读着,读者,强记着,——而且要背出来。

  粤自盘古,生于太荒,

  首出御世,肇开混茫。

  就是这样的书,我现在只记得前四句,别的都忘却了;那时所强记的二三十行,自然也一齐忘却在里面了。记得那时听人说,读《鉴略》比读《千字文》,《百家姓》有用得多,因为可以知道从古到今的大概。知道从古到今的大概,那当然是很好的,然而我一字也不懂。“粤自盘古”就是“粤自盘古”,读下去,记住它,“粤自盘古”呵!“生于太荒”呵!…

  应用的物件已经搬完,家中有忙乱转成静肃了。朝阳照着西墙,天气很晴朗。母亲,工人,长妈妈及阿长,都无法营救,只默默地静候我读熟,而且背出来。在百静中,我似乎头里要伸出许多铁钳,将什么“生于太荒”之流夹住;也听到自己急急诵读的声音发着抖,仿佛深秋的蟋蟀,在夜中鸣叫似的。

  他们都等候着;太阳也省得更高了。

  我忽然似乎已经很有把握,便即站了起来,那书走进父亲的书房,一气背将下去,梦似的就背完了。

  “不错。去罢。”父亲点着头,说。

  大家同时活动起来,脸上都露出笑容,向河埠走去。工人将我高高地抱起,仿佛在祝贺我的成功一般,快步走在最前头。

  我却并没有他们那么高兴。开船以后,水路中的风景,盒子里的点心,以及到了东关的五猖会的热闹,对于我似乎都没有什么大意思。

  赏析——文章对自己从“笑着跳着”到感觉一切“都没有什么大意思”的心情变化写的很细致,蕴含着对封建教育不动声色的批判。我们也从文中看到,作者对其父亲没有一句谴责之词,只是流露出对长辈不能理解一位儿童真实心情的伤感于困惑。

  精彩片段之二 《范爱农》

  到初冬,我们的景况更拮据了,然而还喝酒,讲笑话。忽然是武昌起义,接着是绍兴光复。第二天爱农就上城来,戴着农夫常用的毡帽,那笑容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老迅,我们今天不喝酒了。我要去看看光复的绍兴。我们同去。”

  我们便到街上去走了一通,满眼是白旗。然而貌虽如此,内骨子是依旧的,因为还是几个旧乡绅所组织的军政府,什么铁路股东是行政司长……。这军政府也到底不长久,几个少年一嚷,王金发带兵从杭州进来了,但即使不嚷或者也会来。他进来以后,也就被许多闲汉和新进的革命党所包围,大做王都督。在衙门里的人物,穿布衣来的,不上十天也大概换上皮袍子了,天气还并不冷。

  我被摆在师范学校校长的饭碗旁边,王都督给了我校款200元。爱农做监学,还是那件布袍子,但不大喝酒了,也很少有工夫谈闲天。他办事,兼教学,实在勤快得可以。

  赏析——文中有一个重要的细节,即对光复后的绍兴换汤不换药的描述。这其实已埋下了范爱农悲剧的伏笔。鲁迅对范爱农没有一句正面的赞扬,只是从他的神情“那笑容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从他的行动“实在勤快得可以”表现了革命后的范爱农心情愉快的一面。但范爱农心里产生的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鲁迅其后又用了很多笔墨写光复后绍兴的现实,其实就是在探讨造成他的朋友悲剧命运的原因。

忠于平凡拒绝平庸是满分作文么

拒绝平庸

看到这个题目,我得意的笑了,因为我深知社会上平庸是要吃亏的。

我小时有个邻居,为了什么事情去政府上访,每次都被拒之门外,有此进去跪在市长面前,都没人理睬。我父母说道她,总是说那个人平庸啊,吃亏啊,你以后一定要做精英啊。

我就是一个不平庸的人,虽然我只有十九岁。我的不平庸源自我的出生,虽然我父母都是很普通的工人,但是我却是出生在我们市最好的妇幼医院,我父母还为迎接我的顺利出生,塞了医生红包。后来父母被下岗,倒腾什么生意,赚了不少,又送我去了最好的幼儿园和小学,在一系列的潜规则下,我得到了最好的教育,也是最贵的教育。

在此期间我还学了钢琴和画画,不过以后到大学我只会画画不会继续弹钢琴,因为听说有一个叫药家鑫的大学生,也是一个不平庸的人,被执行了死刑,他就是学钢琴的。

涓涓溪水,源自大海,我的不平庸,来自于我们伟大社会主义国家的不平庸,在过去的三十年改革开放大好年代,这个社会已经是精英领袖的社会。早前看一本外国电影,上面有个陪审团的成员,都是什么邮差、护士、甚至码头装卸工人组成的,我当时很火,鄙视资本主义的做法,怎么可以这样的?法律啊案件啊是很严肃的事情,那些底层的人,他们懂么,让他们做陪审团,笑话啊。要是在我国天朝,那陪审团一定是来自各个上层的不平庸的精英组成。在此我还是要同情一下药家鑫,他就是死在那些平庸的网民呐喊声中的,那些不平庸的教授,包括那个公安大学的女专家,也没能救得了他。

涓涓溪水,也汇于大海,大学就是不平庸的人深造的地方,我的理想是大学后考研,然后参加公务员考试,成为一名不平庸的公务员。或许你们要说公务员也很平庸,其实你们错了,只要是公务员,都是干部编制,就是官,当官的好处,你们懂的吧?虽然社会批评各种考试的声音很多,可每次公务员考试,还是有很多人趋之若鹜,成百上千人去竞争一个位置。成了精英,可以开汽车,交警一般不查汽车,只查电动车。成了精英,泡妞可以搞秘书,用不着提心吊胆去嫖娼。成了精英,可以去澳门梭哈,用不着在家打麻将被抓……

任何一个朝代都是精英领导平庸,要做精英,就要不平庸,从小做起,每个人都会不平庸的

美国恐怖故事 第一季讲的什么

《美国恐怖故事》的全称是《美国恐怖故事第一季:谋杀屋》,故事发生的地点是一个曾经死过很多人的老宅子,死在这座宅子里的鬼魂永远无法离开。而故事的主人公心理治疗师Ben,因为和女大学生偷情被老婆发现后,决定带着女儿离开,并且买下了这座被隐瞒闹鬼故事的老宅子,随后Ben一家不断的被宅子里的鬼魂骚扰,而发生的一系列故事。

当然想要了解《美国恐怖故事》第一季,需要对该剧的人物进行一个简单的了解。那么我先来帮大家捋一捋这个故事中的人物。

第一位是女主人Vivien,对于Vivien而言,她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自己的老公和一个女学生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对于Vivien真的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但是由于自己还依然深爱着老公,所以也就选择了原谅。尽管原谅了,她还是耿耿于怀,于是Vivien搬家了,打算开始自己全新的生活。Vivien觉得是Ben导致自己流产了,让Vivien没有想到的是,原本计划的新的生活却十分的糟糕,于是她打算将这个凶宅卖出去。

第二位是Ben,他就是Vivien的丈夫,因为和Vivien发生了不可挽回的矛盾。他就打算买下这个凶宅,也算是迎合自己的妻子,给自己的女儿也换一个全新的环境。很多事情过后,他觉得自己深爱着的依然是自己的妻子。

第三位是Violet,她是Vivien的女儿。可能因为父母之间的关系,Violet非常的叛逆,对于自己父亲的言行也很讨厌。

第四位是他们的邻居Constance,一个名叫Larry Harvey的男人喜欢她。

第五位是Adelaide,她是Constance的女儿,虽然Constance很嫌弃自己的女儿,但是他非常的爱她,Adelaide也是一个善良的孩子。

第六位Tate,是邻居的儿子,讨厌自己的母亲,叛逆,最终被击毙。

其实这个故事主要讲的就是Vivien在搬入豪宅之后,遭到了邻居以及很多前任屋主归魂的骚扰的故事。

开膛手捷克,是真人么?

应该有这样的事件,但是具体犯人是谁,似乎没有定论。

直到十九世纪初,对于一般居民而言伦敦还是个相当危险的都市;事实上,要到1829年,苏格兰警场才建立辖管全市的警察制度。半个多世纪后的一八八八年,在殖民帝国日渐耀眼的光芒下,伦敦表面上已成为一个对人身和财产安全相当有保障的首善之都。然而在维多利亚社会的底层,却汹涌着因虚伪、贫困和不公而产生的诸多社会、政治变动暗潮;这尤其彰显在以移民和贫穷著称的伦敦东区(East End)。不到一哩见方的土地上,伦敦东区除了汇聚大批传统英国阶级社会最底层的劳力工人外,还吸纳了四万名左右来自东欧与俄罗斯一带的犹太难民。

为了生存,这些东区住民,男性幸者在附近的批发市场和货栈码头间出卖劳力赚取微薄,不幸者则因劳力竞争者过多而失业,流落街头。东区的女性和孩童,则从织布、清扫烟囱等据统计达两百种左右的卑微行当中,每天平均必须出卖十一个小时的劳力以糊口或者贴补家用。对于女性而言,出卖肉体是一种相对收入较高的行业。一八八八年全伦敦据估计有六到八万的妓女,而东区则是全市几处性交易最频繁的地区之一,且属其中最「低阶」者。

白教堂连续凶案选

一八八八年八月七日晚上是个炎热的夏夜,一个工人在伦敦东区白教堂(Whitechapel) 附近的暗巷中赫然发现一具身中三十九刀,其中九刀划过咽喉的女尸。死者是年近四十的玛塔·透娜(Martha Turner),一个酗酒成性,在当地讨了十三年生活的妓女。

八月三十一日凌晨三点四十五分,一个刚要上工的马车夫在半哩外的一个荒凉货栈区(Bucks Row,现称为 Durward Street,位于Whitechapel地铁站后方百码处)发现四十三岁的妓女玛丽安·尼可拉斯(Mary Ann Nichols)倒卧在血泊中;到了当天下午验尸时,这件凶案的不寻常处才被发现。死者脸部瘀伤严重,颈部被割两刀,部份门牙脱落,下腹与阴部被戳剖,肠子被拉出腹腔外,法医判定为六到八吋之轻薄利刃所为。

伦敦东区向来声名狼籍,白教堂一带龙蛇杂处,更有 "东区中的东区" 之称;然而当地虽然犯罪频传,却鲜有夺命谋杀案,更遑论类似玛丽安案般令人惊耸的残暴案件。玛丽安的惨死事实公开后,媒体开始将其与玛塔命案,和当年稍早同样发生在当地的另一桩凶案合称为 「白教堂连续谋杀案」 (the Whitechapel murders),认为凶手为同一人,并对凶手犯案的残暴手法大肆报导。媒体的绘声绘影让当地居民惶惑不安,平常人家的妇女至此已不敢夜行,警方便衣侦骑四出,居民并自组巡逻队。媒体纷纷揣测在这些紧急措施后,凶手还会不会再犯案。

九月八日清晨五点四十五分,住在一栋廉价出租公寓三楼的老车夫瞧见后院篱笆边躺着一具女尸,惊吓之余几乎昏倒。警方后来调查证明四十七岁的死者安妮·察普曼 (Annie Chapman)又是一名妓女;颈项割断,遭剖腹,肠散布左胸,生前无挣扎痕迹,验尸并发现死者部份生殖与泌尿器官失踪,并判定凶案刀械与前案相仿。

九月三十日凌晨一点,马车夫路易所驾的马在住家附近一漆黯的通路上犹疑不前,路易擦亮一根火柴见到一个女人倒在地上,仔细端详后,赫然又是一具女尸。死者是瑞典裔四十四岁的妓女伊莉莎白·史泰德(Elizabeth Stride),喉咙被划,但未被剖腹,死因为左颈动脉被划破出血过多。陈尸处(40 Berner St.)一旁是一个正常的犹太人聚会所,案发时尚有几十个犹太人在该俱乐部内聚会,没有人发现屋外有任何异状。

正当大批警力集中在命案现场一带,并且对于凶手这次的手法和前面几次不同议论纷纷时,清晨一点四十五分一个巡警在相距数百码外的一个袋型小方场 (Mitre Square, Aldgate)发现另一具女尸,尸体惨遭剖腹割耳毁容,部份肾脏失踪。根据这名巡警的描述,一点三十分他巡经当处时并无任何异样。没有例外的,死者又是一名妓女:四十六岁的凯萨琳·艾道 (Catherine Eddowes)。

Jack the Ripper

九月二十七日,一家新闻社接到一封用红墨水书写,并盖有指印的信件,写信的人以带着非劳动阶层调调的戏谑语气表明自己是连续命案的凶手,并且署名Jack the Ripper;十月一日同一单位收到研判为同一人所为的另一张明信片。警方对此一线索并不看重,认为只是当时众多借机恶作剧的把戏之一(后世的研究对此二信件的 "真伪" 讨论并无定论)。然而透过媒体的报导,「开膛手杰克」(Jack the Ripper)之名已不胫而走;全伦敦,全英国乃至全世界自此开始以此称呼白教堂连续凶案的凶手。极端嗜血变态的「杰克」,这个时候却还没有满足。

十一月九日上午十点四十五分,房东托人向已拖延六周未缴房租的玛丽.凯莉 (Mary Kelly,住在No. 9 Millers Court)收租;受托者至玛丽住处敲门无人应声,发现房门锁住,便透过窗子向屋内张望,赫然看见宛如人间地狱的景象。玛丽赤裸在床倒卧血泊中,鼻耳和乳房被切去,脸部、下腹部若干皮肤被削除,横遭剖腹,体内器官被掏出部份散布床上和床边桌上,墙上血迹斑斑。警方后来认定凶手作案时间至少长达两三个小时,使死者遭遇成为为上述各桩命案中最惨者。玛丽.凯莉,二十六岁,爱尔兰裔,死前几天才与原同居人分居,是连续命案被害者中最为年轻貌美,并且唯一有固定住所者。

玛丽.凯莉案后,开膛手杰克似乎开始消声匿迹;同样的犯罪手法,此后若干年间并未再在伦敦出现。分析这一连串的案件,可以归纳出以下的许多相同特征:

1、所有被害人都是社会最底层的廉价妓女,除了玛丽.凯莉外都无固定住处。

2、多数被害人都曾结婚并育有子女,后来都脱离家庭而混迹伦敦东区,并且都有同居人。

3、所有被害人都有中到重度的酗酒问题;酗酒也常是这些被害人离开家庭的原因。

除了玛丽.凯莉一案外,其余各命案的死者在尸体被发现前一两小时都曾有人目击还在街道上活动,并且都已酒醉。(凯萨林·艾道案发当夜因醉酒闹事而被拘禁,凌晨一点才自警局释出,一点四十五分便被发现陈尸街头)。

除了玛丽.凯莉一案凌晨三点许有邻居听到一声女人呼救「谋杀!」 (murder))外,其余命案虽然案发地点都离通衢要道不远,附近也多有住家,命案发生时却似乎都无声无响。

警方认定命案死者生前皆未有强烈挣扎的迹象。

每一起命案发生前三十分钟到两小时内,都有证人目击死者和一年纪三十开外,结实,相貌端庄,留须戴帽的男子交谈。

当时投入大批人力的警方,对这一连串动机不明,犯案不着痕迹,仅有的目击证词往往又互相矛盾的命案深感无力。彼时,指纹尚未用于办案,法医科学相当粗糙,循惯例办案的警方甚至不确定应将何种阶级作为侦查重点 (先确认嫌犯的阶级归属是一个阶级分明社会里办案的传统模式)。面对这前所未见的烫手山芋,警方的办案能力饱受批评,甚至连维多利亚女皇也对警方办案的效率表示质疑,导致警署高层的异动。待媒体热度消褪后,警方在一八九二年决定停止正式调查白教堂连续谋杀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首页广告位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