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凡女性网,您的美丽生活好帮手

柳如是和钱谦益的诗词

发布时间:2019-07-12 06:07:26投稿人 : 一方旅行网_行走在路上的奇闻异事围观 :0次

柳如是:《半野堂初赠诗》 声名真似汉扶风,妙理玄规更不同。一室茶香开澹黯,千行墨妙破冥濛。

竺西瓶拂因缘在,江左风流物论雄。今日沾沾诚御李,东山葱岭莫辞从。

钱谦益回:《庚辰仲冬河东君至半野堂有长句之赠次韵奉答》

文君放诞想流风,脸际眉间讶许同。枉自梦刀思燕婉,还将抟土问鸿濛。

沾花丈室何曾染?折柳章台也自雄。但似王昌消息好,履箱擎了便相从。

我想写一篇关于柳如是与陈子龙和钱谦益之间的交往对他们诗词影响的论文,我应该从哪开始

《柳如是别传》中关于陈子龙与柳如是的交往,错误很多,将陈子龙在明朝灭亡之后写的七首词当做陈子龙与柳如是“相恋”以及刚分手之后所写,错得太离谱了。最难得的是,陈寅恪居然可以以相当肯定的语气来考证这些荒谬的结论。至于《陈子龙柳如是诗词情缘》,所论述的诗词,全都是从《柳如是别传》中照抄,连错误的地方都是照抄。根本不能作为研究材料。另外,这两本书都认为陈子龙的词中有20多首与柳如是有关,其实如上所说,有七首肯定没有关系,另有七首有云间派其他词人唱和之作,因此也可以认为只是普通的应酬和竞技填词,剩下的几首也找不出痕迹说明是写给柳如是。陈寅恪喜欢柳如是,就对陈子龙下手,把陈子龙的作品归结到柳如是身上,难怪钱钟书对这本书相当看不起。

******************************

以下是陈子龙贴吧里的文章:

现在专门澄清陈子龙词中被陈寅恪先生的《柳如是别传》错误解读或者牵强附会的那些作品。

陈寅恪先生不仅将陈子龙亡国后所写的词中的《浣溪沙?闺情》、《踏莎行?春寒》、《南乡子?春闺》、《江城子?病起春尽》、《双调望江南?感旧》、《醉落魄?春闺风雨》、《菩萨蛮?春晓》7首错误地归入陈子龙早期与柳如是的恋情词,而且陈子龙早期所填的词中,也有几首明显是被陈寅恪错误归为是与柳如是互相示爱的恋情词。

比如《玉蝴蝶 美人》,这首词宋佂舆也有同调同题作品。显然,陈寅恪先生很可能没有见过宋的同题作品,那不过是陈子龙和宋征舆的倡和斗词而已,而且词中的女子“才过十三春浅”,柳如是与陈子龙刚认识的时候,据陈寅恪先生自己的考证,是在16岁时,如此矛盾居然也可以无视,实在令人遗憾。

再如《浣溪沙 五更》,陈寅恪先生根据柳如是有同题同调作品而认为二人倡和互相表达爱意,但是宋征舆和李雯也有同题同调的《浣溪沙 五更》,所以唯一能够断定的就是四人在倡和。根本不能因为陈、柳二人都有同题作品就说是与柳如是相恋之词。

再如:

《醉落魄 春闺风雨(花娇玉暖)》,宋征舆有同调同题作品。

《青玉案 春暮(青楼恼乱杨花起)》,宋征舆有同调同题作品。

《浣溪沙 杨花》,宋征舆有同调同题作品。

《南乡子 冬闺(花发小屏山)》,李雯有同调同题作品。

《南乡子 春寒(小院雨初残)》,李雯与宋征舆都有同题不同调作品《桃源忆故人 春寒》。

以上7首作品都因为有李、宋的同题同调作品(6首)或者同题不同调作品(1首)而无法归入“陈柳诗词传情”范畴,更因为宋曾经与柳如是相恋后恩断情绝,所以这些作品的只能归入普通的倡和,“斗词”而已。

这样,陈寅恪先生认为是为柳如是所写的那24首词,已经有14首可以确定根本不是为柳如是所写,其中7首连年代都完全判断错误,相差10年以上。十年时间虽短,但却是明清鼎革前后之事,也是柳如是嫁人前后之事,无论从陈子龙、柳如是个人还是从国家局势来看,都是天翻地覆的变化。另外8首,要么陈寅恪先生没有注意到宋征舆那些同调同题之作,要么选择性失明故意忽略对自己不利的证据。

现在我们来看第三类情况。我们排除了14首词,还剩下10首。接下来我们简略分析那10首:

《虞美人 镜》,陈寅恪先生称陈子龙所咏之镜必为柳如是之镜,否则不会如此深情,然后又以此作为陈柳恋情之佐证。显然陈先生的论证是“循环论证”:先假设二人情深,然后认为这种词只能写给柳如是,再得出结论:二人情深似海。后代王士禛与陈维崧都曾咏镜,而且也是用《虞美人》词牌。然则二人之镜又当为何人之镜?前人李白有“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之句,此镜又当为何人之镜?这首词没有一句提到柳如是或者杨影怜有关的字眼,实在难以根据里面“名字嵌入法”的挖掘来附会,于是就直接说“必定是柳如是之镜,不然无此深情”。可是陈子龙为什么只能对柳如是深情呢?当年他与柳如是认识期间,北上赴考的路上过广陵还特意寻找自己的旧情人,找不到,写信给好友李雯,李雯《卧子纳宠于家身自北上复阅女广陵而不遇也寓书于予道其事因作此嘲之》诗和《临江仙?再柬卧子》词加以劝慰,让他珍惜家中妻妾。李雯的诗词是白纸黑字,比陈先生的附会猜测,不知道可靠了多少倍。有这样一个事实存在,又如何能够断定陈子龙只能对柳如是深情?结果就是陈寅恪先生替柳如是自作多情。

《少年游 春情(满庭清露浸花明)》是陈子龙词代表作之一,这首词也没有一句提到柳如是以及与她名字相关的字词,所以我相信陈寅恪先生断定这个是为柳如是所写,依据应该也是“非柳如是,陈子龙不会如此深情”。正如上段的证据所显示的,陈子龙可以赋予深情的绝不止柳如是一人,他对那个自己北上时寻找的“广陵女”的感情未必浅于柳如是,因为那是陈子龙好友李雯记载下来的白纸黑字,赖也赖不掉。而陈子龙与柳如是的感情,除了几首应酬类型的诗歌外,没有任何文字记载,靠的就是陈寅恪先生的猜测。

《蝶恋花 春晓(才与五更春梦别)》,《菩萨蛮 春雨(廉纤暗锁金塘曲)》,《探春令 上元雨(寒梅香断满帘风)》,《桃源忆故人 南楼雨暮(小楼极望连平楚)》,这6首也都是普通爱情词,不能断定为柳如是所写,理由如上。《乳燕飞 (琼树红云漉)》是普通的赠妓词,无法确定对象。

《满庭芳 和少游送别》,因为结尾的“无过是,怨花伤柳,一样怕黄昏”据说曾被柳如是题在扇子上,且因为有“柳”,所以为柳如是所写的可能性不容否定,也不必否定。

《蓦山溪 寒食(碧云芳草)》有“翡翠点寒塘,雨霏微、淡黄杨柳”,因为含“杨柳”,且当时柳如是离开云间,陈子龙有离别之作,也完全有可能。

《踏莎行 寄书》为陈柳倡和词,因此极可能是二人恋情词。

综合上面所有分析,我们可以对那24首被归入陈柳相关的词进行总结

1、《湘真阁存稿》中的7首先予以完全否决。

2、有宋征舆参与的同调同题词7首,基本上可以排除。不然可以说那几首是柳如是和宋征舆的爱情词,陈子龙事实凑热闹。

3、普通的相思之词或者赠妓词共7首,虽然无法排除,但是因为陈子龙当时所交往的青楼女子不止柳如是一人,所以也无法认定是为谁而写,所以也就不能算是为柳如是所写。

所以陈寅恪先生列出的24首词,21首排除,剩下3首,这3首很可能与柳如是有很大关系,因为:

(1)含“杨”“柳”,虽然杨柳是诗词中极其常见的词汇或者说意象,但是考虑到柳如是的姓氏,这里用嵌字考证法并不过分,如果根据含有“云”或者“美人”来说明与柳如是有关,就完全不着调了。

(2)都是离别所爱的女子,当时陈子龙流连声酒,所恋青楼女子绝不止柳如是一人,但是当时离开松江(云间)的可考证者,惟有柳如是。

(3)《踏莎行 寄书》为陈柳倡和词,柳如是与陈子龙有过唱和的词只有两首,《浣溪沙 五更》有宋征舆和李雯参与,因此不算二人恋情词,而《踏莎行 寄书》则没有云间其他文人的倡和,所以有可能是二人恋情词。

本文建立在李越深副教授的工作之上,李老师的文章见:

http://tieba.baidu.com/f?kz=332439162

李老师重点想确认陈柳分手具体时间,但是文章最有价值的部分我觉得应该是最前面那几段。

所以奉劝楼主不要步陈寅恪之后尘。

水太凉了这句话出自什么典故

典故出自明朝末年,钱谦益和柳如是的历史故事。

钱谦益是明末东林党的领袖之一,官至礼部侍郎。明亡后,马士英、阮大铖在南京拥立福王,建立南明弘光政权,钱谦益依附之,担任礼部尚书。后降清,为礼部侍郎。柳如是为钱谦益的继室夫人,本是名妓(秦淮八艳之首)。

当年清朝军队兵临城下时,钱谦益本来和自己的红颜知己“名妓”柳如是说好了要相约跳湖殉国的,但是当他试了一下水以后,说了一句“水太凉,不能下”。话音刚落,柳如是却毅然“奋身欲沉池水中”,结果也被钱硬托住没跳下去,所以世人纷纷嘲笑钱的节操还不如一个妓女。

钱谦益怕死也就罢了,毕竟他开城投降的理由是为了拯救全城百姓(不投降就要屠城),于是他以明朝东林领袖、当世名士的身份投降了清廷,在当时产生了极为恶劣的影响。乾隆四十一年十二月,乾隆帝亲自下诏将钱谦益列入《贰臣传》乙编,以表示对他的厌恶和鄙夷。

后世为了讽刺钱谦益的失节行为,就用“水太凉”三个字来代替他的名字。

扩展资料:

晚节不保的风流老才子---钱谦益

作为昔日东林党的领袖,在与温体仁争权失败被罢官后,就选择了远离政治中心,去过悠闲自在的生活。本来已经是过气明星的钱谦益,却因为一件事情再度火了起来。

崇祯十四年,59岁高龄的钱谦益迎娶23岁的名妓柳如是为妾室,一时间“风光无限”。随后,他大肆建造豪华住所“绛云楼”和“红豆馆”用以金屋藏娇。二人同居于此,读书论诗好不快活。之后,钱谦益的原配夫人病逝,柳如是被扶正,成为继室夫人,两人恩爱更无顾忌。

如果照这样下去,钱谦益纵使不再是朝中大臣,能够呼风唤雨;倒也是抱得美人归,逍遥自在。可是,命运就是这样无情,好日子很快到头了......1644年,李自成的农民军进入北京城,崇祯自缢景山,大明灭亡。

钱谦益依附南逃的南明政府,并左右逢源,竟然摇身一变成为礼部尚书。只是南明小朝廷实在不给力,还没等满清来收拾,自己就乱了套。很快,清军兵临南京城下,红颜知己柳如是劝钱谦益一同殉国,这一劝不要紧,一个流传至今的笑话随之而生。

钱谦益貌似不想死的,因为在柳如是劝他的时候,他是沉思不语,既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算是默许。来到江边,钱谦益伸脚试了试水,一股透心凉的感觉涌入脑中。

紧接着,一句千古名句诞生了---“水太冷,下不得!”然后,面对奋力一跃投入水中的柳如是,钱谦益一把年纪了硬是给拖了回来。

抱着试一试心态的钱谦益彻底怂了,他居然率领群臣向满清投降。一个领袖式的人物投降,带来的绝对是轰动效应,对清朝稳定局势来说,可谓是“功劳大大的”!其后不久,他又做出了令人不齿的举动。

一日,钱谦益突然说头皮痒痒,于是出门去了,家人还以为去理发店洗头了,谁曾想,归家的钱谦益竟然留着辫子回来了。也就是主动向满清表忠心,表示自己抛弃故国衣冠,一心一意做清朝的臣子了。

钱谦益很有钱,以至于清朝官员看到钱谦益的府邸和家中摆设,无不羡慕。钱谦益很有才,否则他不会成为充修《明史》的副总裁。钱谦益很有名,昔日的东林领袖,归隐后的风流才子,清初的诗坛盟主。

实际上,单纯评论此人,不考虑其品行,钱谦益的个人水平是相当高的,很有学问、很有知识、很有能力,甚至可以说是明末的大家。只是到了今天,我们记得的,也只有这句评价罢:平时袖手谈心性,临危却道水太凉。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钱谦益

柳如是的故事。。

明崇祯十三年冬天,原朝廷礼部侍郎钱谦益削籍归乡已经两年,这年的冬夭奇冷,他所居住的“半野堂”门前也特别冷清,已好久不曾有友人来访了。   一个冬日淡淡的午后,钱谦益坐在书房中打吨,忽听得家人传报:“有客人来访!”不一会儿,拜贴就送到了书桌上,钱谦益来了精神,拿过拜帖一看,上面写着:“晚生柳儒士叩拜钱学士。”“柳儒士?”他心里起了疑问,这名字似乎未曾听说过,是谁呢?也许是慕名前来造访的无名晚辈吧,这种人钱谦益接待得不少,如今反正闲居无事,有个人聊聊也好,于是他让家人有请来客。   待钱谦益慢条斯礼地踱进客厅,来客已站在屋里翘首欣赏墙上的字画了,听到脚步声,来客连忙转过身来,朝钱谦益深深一辑,恭恭敬敬地称礼道:“晚生见过钱老先生,冒昧造访还望见谅!”   钱谦益打量着来客,见他一身兰缎儒衫,青巾束发,一副典型的富家书生打扮,举止虽有板有眼,身材却异常的娇小,似乎缺少一种男子的阳刚之气。再瞧面貌,明眸生辉,鼻挺嘴秀,皮肤白嫩,清秀有余而刚健不足。看着看着,钱谦益猛觉得有几分面熟,可搜索枯肠,始终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   来客看着钱谦益若有所思的神态,不禁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似乎猜中了主人在想什么,他也不去打断,只是轻悠悠地吟出一首诗:

  草衣家住断桥东,好句清如湖上风;

  近日西冷夸柳隐,桃花得气美人中。

  “真没想到啊!柳姑娘光临寒舍,有失远迎,得罪!得罪!”钱谦益热情地请所谓的“柳姑娘”落了座,又忙着命侍婢上茶奉酒,说是要为柳姑娘驱寒消疲。

  这个女扮男装的柳姑娘是谁呢,竟如此惊动名重一方的钱谦益?柳姑娘原来就是苏州一代名妓柳如是,说起柳如是与钱谦益的交情,那还是两年前的事。那是崇帧十一年初冬,供职京师的江左才士钱谦益,本已高居礼部侍郎之职,眼看又要提升,却因贿赂上司之事被揭露,不但受了廷杖之责,而且免去了官职,被迫返回原籍常熟。那时他已五十七岁高龄,猝遭巨变,心境黯淡悲凉,一路透迤南归。途经杭州时,顺便前往西湖上荡舟闲游,排遣愁怀,疲倦时便落脚在杭州名妓草衣道人家中。当时恰逢柳如是也客居杭州,是草衣道人门上的常客,那天正巧将一首游湖时即兴作的小诗搁在了草衣道人的客厅里。钱谦益无意中发现了那帧诗笺,拿过来轻声诵读:

  垂杨小宛绣帘东,莺花残枝蝶趁风;

  最是西冷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

  好清丽别致的诗句,诗词大家钱谦益不由得击节称赞,善解人意的草衣道人看在眼中,心领神会,凑过来道:“明日何不请来柳姑娘一同游湖?”钱谦益自然求之不得。

  第二天,一只画舫果然载着三个人悠悠荡荡于西子湖上。一见到柳如是,钱谦益立即生出一份怜爱之情,这姑娘长得娇小玲戏,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嵌在俊秀的脸蛋上,显得分外动人。这般小巧的可人儿,腹内竟藏着锦绣诗情,着实令人感叹。柳如是是个性格开朗的姑娘,虽是与鼎鼎有名的钱谦益初次相见,却毫无拘束之态,谈诗论景,随心所欲。那活泼可爱的神情,使钱谦益暂时忘却了心中的悒郁,感觉自己也变得年轻起来,一时兴起,竟一口气吟了十六首绝句,以表示对伊人的倾慕之情。柳如是吟来唤起他记忆的就是其中的一首。   西湖一别,钱谦益万万没想到这姑娘还会跑到常熟来看他,女扮男装而至,又给了他一分额外的惊喜。一番寒喧问候之后,钱谦益留柳如是在“半野堂”住上一段时间,柳如是欣然应允,似乎她就是抱着这个打算来的。   于是,寂静的“半野堂”中荡漾起一老一少一对忘年之交的笑声,他们一同踏雪赏梅、寒舟垂钓,相处得竟是那么和谐。为了感谢柳如是的相慰之情,钱谦益命人在附近的红豆山庄中为柳如是特筑一楼,他亲临现场督工,仅以十天时间,一座精美典雅的小楼就建成了。钱谦益根据《金刚经》中“如是我闻”之句,将小楼命名为“我闻室”,以暗合柳如是的名字。小楼落成之日,他还特写诗抒怀:

  清樽细雨不知愁,鹤引遥空凤下楼;

  红烛恍如花月夜,绿窗还似木兰舟。

  曲中杨柳齐舒眼,诗里芙蓉亦并头;

  今夕梅魂共谁语?任他疏影蘸寒流。   钱谦益的一片深情,让柳如是感动不已,她是一个历尽坎坷的女子,成名后虽然也有干人万人捧着,可无非都是逢场作戏,又有几人能付出真情呢?钱谦益虽是花甲老人,可那份浓浓情意比一般的少年公子要纯真的多,也许是同样尝过生命的苦涩,才有这种深切的相知相感吧!感念之余,柳如是回赠了一首“春日我闻室作呈牧翁”的诗:

  裁红晕碧泪漫漫,南国春来正薄寒;

  此去柳花如梦里,向来烟月是愁端。

  画堂消息何人晓,翠帐容颜独自看;

  珍贵君家兰桂室,东风取次一凭栏。   几场春雪过后,春风又绿江南岸。桃红柳绿中,钱谦益带着柳如是徜徉于山水间,湖上泛舟,月下赏山,诗酒作伴,日子过得象神仙一般。这其间,柳如是几次露出以身相许的心意,而钱谦益每次都在一阵激动之后,悄悄避开这个话题。钱谦益颇有他的一些顾虑:一是两人年龄悬殊太大,柳如是今年二十四岁,整整比自己小了三十六岁;二是自己身为罪臣,前途无望,岂不耽搁了人家姑娘的前程!如此想来,他迟迟不肯接纳她,心中却又一刻也舍不下她。

  柳如是则有她的想法:她十五岁沦落风尘,阅人可谓丰富。多才多情的公子为数不少,可有几个能情有独钟?几个能真正关心体贴女人?十六岁时她曾委身于松江举人陈子龙,陈公子也算才情横溢,热心教她诗词音律,使她获益不小,可偏偏又性情不合,终于闹得各奔东西,好让她心伤欲碎。如今遇到的钱谦益,才华自不用说,二十八岁就考成了探花郎,诗词享誉一方,虽说年纪大些,可有情有趣,对她又是这般关照,与他在一起,她觉得生活是那么安稳恬静、有滋有味,年纪相悬又算得了什么呢?

  既然两人情投意合,其它还有什么可顾忌的?面对柳如是的一片痴情,钱谦益无法再犹豫退缩,终于在这年夏天,正式将柳如是娶进了家门。   他俩的婚礼办得别出心裁,租了一只宽大华丽的芙蓉舫,在舫中摆下丰盛的酒宴,请来十几个好友,一同荡舟于松江波涛之中。舫上还有乐伎班子,在热闹悠扬的萧鼓声中,高冠博带的钱谦益与凤冠霞帔的柳如是拜了天地,又在朋友们的喝采声中,回到酒席边,喝下了交杯酒。   婚后,他们老夫少妻相携出游名山秀水,杭州、苏州、扬州、南京、黄山,处处留下他们相偎相依的身影。柳如是问丈夫爱她什么,钱谦益说道:“我爱你白的面、黑的发啊!”言外之意是无一处不爱她;接着,钱谦益又反问娇妻,柳如是偏着头想了想,娇嗔地说:“我爱你白的发、黑的面啊!”说完,两人嘻笑成一团,俨然是一对打情骂俏的小情人。   一番游历之后,他们都特别钟情于杭州西湖的明丽风光,于是在西湖畔修筑了一座五楹二层的“绛云楼”,画梁雕栋,极其富丽堂皇。夫妻俩安居其中,日日欣赏西湖上的朝霞夕雨。春花秋月,时光如诗一般地静静流过。   甲申之变,崇祯帝自缢于煤山,江南旧臣谋划着拥立新君。马士英推崇福王朱由崧,钱谦益则拥护潞王朱常范,最后福王得势做了弘光皇帝。钱谦益害怕新朝廷与自己过不去,就赶忙巴结当权的马士英,竟也获了个礼部尚书之职,虽是空衔,却让他觉得安稳而风光。   可是不久清军攻破了南都,弘光朝廷为时一年的生命宣告结束,中国顿时成了满清的天下。钱谦益作为旧朝遗臣,又是一方名士,必定会引起新政权的注意,不奉新朝便忠旧主,他面临着命运的选择。柳如是目睹了清兵破城、扫荡江南的种种惨象,内心悲愤不已,如今既然已是清朝的天下,她劝钱谦益以死全节,表示忠贞之心。钱谦益思索再三,终于点头同意了柳如是的建议,两人说好同投西湖自尽。 这是一个初夏的夜晚,钱谦益与柳如是两人自己驾了一叶小舟,飘进了西湖。朦胧的月光冷冷地照着他们,柳如是一脸悲切而圣洁的表情,而钱谦益却露出几分不安。船上摆着几样菜肴和一壶酒,柳如是斟好酒,端一杯给丈夫,自己举起一杯,缓缓说道:“妾身得以与钱君相识相知,此生已足矣,今夜又得与君同死,死而无憾!”钱谦益受她的感染,也升出一股豪壮的气概,举杯道:“不求同生,但求同死,柳卿真是老夫的红颜知已啊!”两人幽幽地饮完一壶酒,月儿也已偏西,柳如是率先站起身来,拉着钱谦益的手,平静地说:“我们去吧!”钱谦益从酒意中猛地惊醒过来,忙伸手到船外搅了搅水,抬头对柳如是说:“今夜水太凉,我们不如改日再来吧?”“水冷有何妨!”“老夫体弱,不堪寒凉/柳如是知道他是难舍此生,心有悔意,此时她也满怀悲凉,无心劝他什么,只有紧紧偎在他怀中,一直坐到天亮。   钱谦益推说水凉不肯再去投湖自尽,柳如是只好退让二步,说:“隐居世外,不事清廷,也算对得起故朝了。”钱谦益唯唯表示赞同。   几天后。钱谦益从外面回来,柳如是发现他竟剃掉了额发,把脑后的头发梳成了辫子,这不是降清之举吗?柳如是气愤得说不出话来,钱谦益却抽着光光的脑门,解嘲道:“这不也很舒服吗?”柳如是气得冲回了卧室。   其实,钱谦益不但是剃了发,甚至还已经答应了清廷召他入京为官的意图。他已经想通了,管他何朝哪代,我目的自为官,实实在在还没有过足官瘾呢!

关于柳如是的诗词

有怅寒潮,无情残照,正是萧萧南浦。更吹起,霜条孤影,还记得,旧时飞絮。况晚来,烟浪斜阳,见行客,特地瘦腰如舞。总一种凄凉,十分憔悴,尚有燕台佳句。

春日酿成秋日雨。念畴昔风流,暗伤如许。纵饶有,绕堤画舸,冷落尽,水云犹故。忆从前,一点东风,几隔着重帘,眉儿愁苦。待约个梅魂,黄昏月淡,与伊深 怜低语。

———金明池 咏寒柳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首页广告位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