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凡女性网,您的美丽生活好帮手

谭震林为什么要杀害无辜的林野 林野是被谭震林所杀吗

发布时间:2019-06-06 02:06:34投稿人 : 一方旅行网_行走在路上的奇闻异事围观 :28次
谭震林为什么要杀害无辜的林野 林野是被谭震林所杀吗 2016-12-13 11:46:48 来源:随便吧趣名网 责任编辑:趣名网

林野是工农红军,据说曾得罪了政治委员谭震林,后来林野被惨遭杀害。那么,林野是不是被谭震林所杀害的?谭震林为什么要杀害无辜的林野?谭震林和林野有什么矛盾?下面就一起来了解吧。

林野是福建龙岩县人,黄埔军校毕业的中共党员。红四军在湘南成立时,他在军部任少校参谋,参加革命历史,相当长久。

然而,因他的家庭成份是地主阶级,影响到党对他的信任。当一九二九年朱德率红四军攻陷龙岩时,他的父母被当地农民在暴动时杀害了。当地共干并要求朱德将林野送交地方处置。但朱德不允,并痛斥当地干部。因之,林野仍继续在红军工作。

红十二军在福建成立,林野调任该军参谋长。由于他得罪了阴险诡诈的政治委员谭震林,又被调任红军学校教育长,并种下了他异日惨遭杀害的祸根。

一九三四年冬,红军主力突围时,林野调野战军总司令部任参谋。大军行了两天,因为他的脚部曾受过重伤,行动不便,朱德便要他回中央军区司令部来工作。当他回到瑞金的那天,他的妻子刚由上海大厦大学毕业,由福建跑来江西苏区,和他团聚。久别重逢,两夫妇自然是说不出的喜悦!他俩在瑞金住了三晚,便相偕到江西市中央军区司令部,请示工作。

他到司令部的第二天,谭震林秘密地跑到我的办公室中细声对我说:“报告参谋长!我们准备请林野回家去!”我误会他的意思,以为要林野回福建龙岩工作,便回答他说:“司令部正需要林野这种参谋人材,我看还是另外调人到龙岩去吧!”谭震林狞笑道:“不是要他到龙岩去,是要他回老家!”我听了不觉打一个寒噤!忙问道:“林野同志是老党员,他并没有错误啊!”谭震林严厉而坚定的对我说:“我应该报告你的是,林野的思想向来不正确,立场也不坚定,而且又是一个***的地主阶级,中央早已对他怀疑。现在他回来了,在此艰苦斗争中,我们再不能让他混在革命队伍中。我已报告了项英同志,并已得到他的同意”。

我听了他这席话,心里愤恨极了,像林野这样一个年青有为的革命同志,并没有显着的错误,为什么要把他杀掉?谭震林的地位虽然比我低,但他是国家政治保卫局的分局长,直接受中央领导;而且他为人刻薄,冷酷无情,我知无法阻止他,但心中打算,希望能说服项英,也许能救林野一命。

于是,我找了一个机会去问项英:“林野究竟怎样处置?你有考虑过吗?”他很庄重的说:“谭震林的意见很对,在这严重斗争的环境,为了革命的利益,我们顾不到私人的感情了!”我见他口口声声“为了革命利益”,知道项英已被老谭说服,无可挽回。

那时,瞿秋白和阮啸仙同住在附近,我平日和他们私交颇深,尤其是阮啸仙是早年广东农会的委员。为多年的老同志,又同在苏区内工作多时,特别感到亲热。我想若能得到他们两个说话,或者还有希望救救林野。于是我立即跑去找他们,将这件事告诉他们,并说:“若将林野杀了,难免影响一般中央军区司令部同志的情绪。现在要挽救林野,除了你两人之外,没有第三者了”。他们听了以后,互相望了一下,瞿秋白先开口说:“这件事,我同意龚同志的说法,不过我们现在不便说话了!”阮啸仙也说:“龚同志,我看这件事你也不要管了!我和瞿同志就快离开这里(阮啸仙以后派任赣南军区政治委员),你和谭同志共同工作的时间长着呢,何必因此而引起以后的不愉快?”我听了他们这般说法,只好带着失望的心情告别而去。

就在这天的下午三时,项英通知林野,派他到红军学校去当教育长,并请他们夫妇吃晚饭,林野夫妇听了非常高兴,双双赴约。下午四时正,特务员开上饭来,并为林野夫妇加了一碟炒蛋,我知道林野大妇吃的是最后一次晚餐,再也没法救他俩了!眼见到这一对恩爱夫妇,饭后便要惨死,而他们却一点也不知道!我的心好似有万把利刃刺在我的心房,每颗饭粒似是石子一般,无法下咽!我忽然间一想,既救不了林野,也应该救救他这个不幸而无辜的妻子,我便对林野夫妇说:“林野同志,今晚去红军学校有十五里路,天快黑了,此间有空房,让你太太暂住一晚,明天再派人送她去,好吗?”坐在一旁的项英和陈毅也知道我的意思,附和着说:“龚同志的意见很好,林嫂子明天去好了!”可是他俩却婉谢了我的好意,他俩那里会知道我的真正用意呢?

结果,林野夫妇便在赴红军学校的中途,遭护送他俩的特务员杀掉了。

事后,那两个杀林野的特务员中,有一个对我说:“走了十里路,那时已入夜了,林野先行,他妻子在后,我们便动手,黄同志(另一特务员)拔出大刀去杀林野,他的妻子见了大叫!双手拖着黄同志不放,林野见状大惊,发足狂奔!我立即赶上前去,举刀便砍,他连忙闪避,给我斩中左肩。他立即回过头来和我拚命。但他左肩受伤,又给我劈中右肩,这时他再想逃走时,我追上去照头一刀,将他的脑袋破开两边,他便倒下了。这时他的妻子已给黄同志结果了”。他说完还笑着说:“这次若不是我们两人,恐怕给他跑掉呢?”我听了心里有说不出的悲愤。有一次我对谭震林说:“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最好是痛痛快快的干掉,不必要再演这样的活剧了”。他带着讽刺口吻笑道:“参谋长还有一点温情主义的意识呢,哈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首页广告位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