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凡女性网,您的美丽生活好帮手

谭盾和卞祖善的争执突发事件的看法

发布时间:2019-06-06 02:06:48投稿人 : 一方旅行网_行走在路上的奇闻异事围观 :2次
谭盾和卞祖善的争执突发事件的看法 2016-12-14 15:49:40 来源:随便吧趣名网 责任编辑:趣名网

谭盾和卞祖善都中国音乐人指挥家,谭盾和卞祖善的争执突发事件越来越得到人们的关注。对于谭盾和卞祖善引起的这件事的风波,这是一场中国民族音乐人和现代音乐的对抗吗?中国音乐人和音乐流派之间还能正常交流吗?下面就来看看谭盾和卞祖善执突发事件的看法。

近日,记者采访了正在家中的卞祖善先生。虽然对此事引起这么大的社会影响始料不及,但卞祖善对整件事和对谭盾音乐的态度并没有改变,他就当时的情形、衍生风波的背景以及谭盾父亲在媒体上的发言谈了自己的看法。

谭盾纯粹是“玩”的态度

由于很多人并没有看到当晚的节目,记者请卞祖善描述一下这个节目的组织经过和当时现场的情形。卞祖善说,当时节目组宇文若龙先生找到他时,他就告诉宇文若龙,1996年中国音协组织了一场座谈会,当时他对谭盾的《鬼戏》提出了激烈的批评。谭盾跟他约定,要找个时间和他讨论一下音乐观念。所以,这次他就问节目组,谭盾到不到场,如果到场,他也出席。他把自己想说的也跟宇文若龙说了,当时节目组觉得非常好,鼓励他就这么说。“所以说,我是一开始就抱着对话态度去的。”卞祖善说。

卞祖善说,他是事后才知道谭盾并不知道他会到场。“看来,谭盾并没有做好挨批评的准备,他是去作秀的。这就是矛盾的主要原因。”卞祖善说,谭盾一上场,不肯坐准备好的两把椅子,而是坐在了茶几上,充满了作秀味道。到他上场时,谭盾跟他打招呼,语气里也是调侃的味道,他纯粹是抱着“玩”的态度。

卞祖善说,谭盾很狂妄,他不时地说自己是“由湖南到北京”、“再由北京到国外”,好像他是在拿着国际眼光看中国了。但事实上,现在是21世纪了,我们生活在北京,同样可以用世界的眼光来看纽约的谭盾。

我不认为什么声音都是音乐

谭盾本人包括他的经纪人在事后一直保持沉默。但是谭盾父亲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指卞祖善“端着长者架子,讲话没分寸、没根据”,而且和谭盾的唇枪舌剑“由来已久”。卞祖善已从网上了解到这一说法,他说:“我没有端架子,如果说根据,这确实是我个人的看法,但是就谭盾音乐中我认为确实存在的问题提出批评。”

卞祖善说,谭盾近来的东西有种“观念大于音乐本身的趋势”,“就是说,他的音乐表现不了他的观念的层次。他的《永恒的水》协奏曲,谭盾说他音乐里的水能挖掘人类灵魂里的声音,能有摇篮曲一般的力量,至少我没有感觉到。谭盾的《卧虎藏龙》作为大提琴协奏曲,它从协奏曲的曲式、大提琴技法到和乐队的交响性上看,都是很一般的作品。”

卞祖善说,节目现场有个美国乐评人说“纯音乐已经死亡了”,美国现在确实有很多人在做多方面的尝试。谭盾努力在做的“多媒体实验”(就是试图寻找不同的发音媒介),其实已经不是新鲜的东西了,世界上早有人做过这种现代性试验。“但事实上,保留下来、广泛演奏的还是那些优秀的纯音乐作品。”

“我不认为什么声音都是音乐;最早谭盾的《乐队剧场》在休止符出现时指挥有动作,我并不能从动作和体态中感受到音乐的力度,所以我说他是‘皇帝的新衣’,硬要大家看那些看不到的东西;1996年,谭盾的弦乐五重奏《鬼戏》在音乐厅演奏,我又对这个作品提出批评:在长达45分钟的演奏中,有20分钟没有音乐,五个人靠着顶光将脸照变了形、通过麦克风将用鹅卵石击牙齿的声音放大、抖动侧幕上挂的纸,‘耍’了近20分钟,我认为这些做法是降低了作曲家和演奏家的作用。”

“谭盾在很大程度上是在玩音乐。媒体应该到中国爱乐乐团去了解一下那些演奏手的看法,看看他们对《永恒的水》和《卧虎藏龙》的看法。”

卞祖善指出,有关报道里所说的“谭盾在厦门开音乐会的时候,他又站出来指责”不符合事实,他都不知道谭盾什么时候开的厦门音乐会。

这次风波是件好事

卞祖善说,虽然也不时有音乐人说过“要表现中国传统音乐,并不一定要把中国那些鬼哭狼嚎的巫乐拿出来”,但是,1994、1996年间(就是谭盾的现代实践引起轰动的时候),在音乐家圈子里几乎没有人坦率批评过谭盾的音乐。说起来,他真的是第一个当众坦率批评的。这次事件后,他看到北京、武汉一些媒体刊登了一些资深记者兼音乐杂志编辑对谭盾音乐的探讨文章,觉得很好。

“谭盾可以继续搞他的多媒体实践,搞水、搞纸、搞瓷器,下一步他还要和张艺谋搞青铜器,这都没所谓,但我希望社会大众能加深对音乐和音乐家的了解,能有一种好的对话气氛,这有利于中国交响乐的发展。”

卞祖善最后表示,他希望能在适当时刻,再与谭盾坐下来,就音乐观念好好讨论一下。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首页广告位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