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凡女性网,您的美丽生活好帮手

怡亚通的人才观包含

发布时间:2019-07-13 05:07:34投稿人 : 一方旅行网_行走在路上的奇闻异事围观 :0次

人才观是什么

什么是科学的人才观? 2004年05月05日 13:39 只要具有一定的知识或技能,能够进行创造性劳动,为推进社会主义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建设,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中做出积极贡献的,都是党和国家需要的人才。

人才存在于广大人民群众之中。

要坚持德才兼备原则,把品德、知识、能力和业绩作为衡量人才的主要标准,不唯学历、不唯职称、不唯资历、不唯身份,不拘一格选人才。

鼓励人人都作贡献,人人都能成才。

当前在人才的选拔、评价和使用上存在着的唯学历、资历、职称、身份等弊端,严重影响了人才的脱颖而出和充分施展才能。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人才工作的决定》提出坚持改革创新,努力形成科学的人才评价和使用机制。

在人才评价方面,要建立以能力和业绩为导向,科学的社会化的人才评价机制。

强调要根据德才兼备的要求,坚持群众路线,注重实践经验,构建以业绩为依据,由品德、知识、能力等要素构成的各类人才评价指标体系。

改善各类人才评价方式,积极探索、主体明确、各具特色的评价方法。

完善人才评价手段,大力开发应用现代人才测评手段,大力开发应用现代人才测评技术,努力提高人才评价的科学水平。

党政人才的评价重在群众认可,企业经营管理人才的评价重在市场和出资人的认可,专业技术人才的评价重在社会和业内认可。

在人才使用方面,要建立以公开、平等、竞争、择优为导向,有利于优秀人才脱颖而出,充分施展才能的选人用人机制。

新的人才观的含义是什么?

一、他们都强调了人才的重要性,不过各自论述的角度不同。

二、详解如下: 1、司马迁的人才观:司马迁人才观之一,就是德才兼备的量人标准。

司马迁不仅在《史记》中研究了帝王,诸侯,名士的德才问题,而且在《报任安书》中总结了要成为“君子”的五个条件。

他说“仆闻之,修身者智之府也,爱施者仁之端也,取予者义之符也,耻辱者勇之诀也,立名者行之极也。

士有此五者,然后可以托于世,列于君子之林矣。

”这段话的意思是:我听说过,修养高尚的人,是有智慧的证明,博爱施舍的人,是有仁德的开端;懂得舍取的人,是有道义的表现;正确对待耻辱的人,是判断勇敢的标准;能够成名的人,是操行的最高标准。

士人有五种德行,然后才可以在社会上立足,从而进入君子的行列。

司马迁人才观之二,就是提倡“任人唯贤”的用人路线。

《史记》中的《高祖本纪》,写陈平在家乡时,均分社肉,显示出公平贤德,刘邦起用他当了宰相,天下人很悦服。

在他的笔下,李广利不会打仗,但靠其妹是贵妃娘娘而当上了贰师将军。

结果与匈奴作战屡败,最后投降了匈奴。

田虫分、窦婴本是平庸之辈,但靠裙带关系飞黄腾达,从而提示出卑鄙无耻的小人被重用的黑暗现象。

司马迁人才观之三,就是爱才用才择其所长,人尽其才。

他以春秋之笔,大加讴歌了许多德才卓著、敢于献身、为民造福、除暴安良的勇士,游侠,能人,神医。

如刺客荆柯为除暴君,视死如归;游侠郭解抱打不平,杀掉贪官污吏行不改名;巴地寡妇开矿致富,技艺高超;神医扁鹊能望见人体内五脏疾病,等等。

典型的是他以戏谑之笔记载了说客张仪的一段人才趣事。

张仪在楚国游说时,遭人诬告,说他偷了楚相的白璧,被打得血肉模糊,但他硬是不肯屈招,释放回家后,先问妻子“你看我的舌头在不在?”妻子忍不住笑道:“舌头在哩!”张仪说:“只要舌头在就好了。

”后来在苏秦帮助下,张仪用三寸不烂之舌赢得了秦惠王的重用。

司马迁人才观之四,说是选拔领导人要坚持考察和实践的原则。

他在《五帝本纪》中,详细记述了尧舜“禅让”的典范。

尧百岁之后,想把天下让给一个有贤德的人来管理,有的人便推荐了舜。

尧派人到舜的家乡去考察,发现舜在历山耕田时能让地界,继母和弟弟为谋财想害死他,但他躲避忍让不记仇。

尧知道后,又将自己的女儿嫁给舜,观察舜的治家本领。

舜教育妻子尊敬父母,礼让恶弟将家庭管理得井井有条。

于是尧将天下正式禅让给舜治理。

二、孟子的人才观以及相关论述性文字: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中心意思是,人才是在艰难困苦中磨练出来的。

主要阐明了孟子的人才要在困难环境中磨炼造就的人才观

树立正确的人才观

宽容人才的过失和失误,原谅人才的不足和缺点。

重视人才核心在于合理使用人才,让各类人才都能各得其所、用当其时,让每个有志成才的人都有发展的空间。

重视人才关键要留得住人才,为其提供充分的锻炼和提升机会,让人才真正感到受重视,从而把他们的工作积极性充分调动起来、管理好人才。

要加强与人才的感情交流和沟通,了解人才的所思所想,做人才的知心朋友,要高度重视人才工作、重才的良好氛围、职称、资历,为经济社会发展做出应有贡献要树立正确的人才观,人才是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一资源,让每个人都有成才的机会,积极营造惜才、识才。

是否敢于重用人才,能否恰当使用人才,直接体现一个部门和单位对人才的重视程度、才尽其用。

在具体工作中以实践和贡献作为评价人才的主要依据,赋予人才更大的工作空间,不唯学历,把智慧和力量充分发挥出来,更好地施展才华、干事创业,要更多关心人才的生活,积极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量才使用,发挥特长,直接影响一个部门和单位的事业发展。

要有容才之德,同时还要注重人才的继续培养、身份,不拘一格选才、育才、用才,是实现经济社会各项事业全面跃升的重要保证。

作为领导干部。

重视人才首先要在思想上重视,放心使用

简述你的人才观

万向人力资源总体指导思想及管理原则【总体指导思想】坚持“三个必须”,运用“三个一切”,落实“三个围绕”,实践“三个代表”,人力资源工作紧紧围绕集团董事局要求,力求为每位员工创造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最大限度地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做到人尽其才,才尽其用,为集团快速成长和高效运作提供保障。

● “三个必须”:要想联合,必须拥有;要想利用,必须付出;要想调动,必须善待。

●“三个一切”: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

●“三个围绕”:围绕企业生产力发展,围绕员工素质提高,围绕为社会做贡献。

【管理原则】人力资源,集团所有;人力资源,主席决策;人力资源,对事负责;人力资源,我的责任;人力资源,一级对一级负责。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阐述了孟子〔〕的人才观

曹操的人才观 只要去读读曹操的诗和文章,就可想见其人之胸襟抱负和雄才大略,至于其历史功绩,更非刘备、孙权之流可比。

出于职业的敏感性,我更关注他对人才的态度,我觉得仅凭此一点,他就无愧于伟大。

曹操清醒的认识到,人才是决定事业成败的关键。

他在起兵之初即说:“吾任天下之智力,以道御之,无所不可” ,后来在一道求贤令中又说:“自古受命及中兴之君,曷尝不得贤人君子与之共治天下者乎”。

在与袁绍对垒时,他听说许攸来了,光着脚跑出军营迎接,还拍着双手大笑说,“吾事济矣”。

曹操求贤若渴,他说“青青子矜,悠悠我心…周公吐哺,天下归心”,渴望能尽揽天下人才。

他三次颁布求贤令,遍访贤士…在他帐下,聚集了文如荀彧武如张辽等一大批文臣武将,不论是人才的数量与质量,都远远超过了吴国和蜀国。

仅此一项,胜负已决。

选拔人才的标准是什么?曹操最著名的一道求贤令:“若必廉士而后可用,则齐桓其何以霸世…唯才是举,吾得而用之”。

唯才是举,这是何等的胸怀和气魄!更重要的是曹操以法令的形式规定了唯才是举,使之成为一种制度性安排,与之相较,刘备的桃园结义,以私人感情笼络人心的做法明显已处下风。

合理的任用人才,最大限度发挥人才作用,是曹操的最高明之处。

曹操提出“唯才所宜”,就是把人才安排到最合适的位置上去。

所以陈寿说曹操:“汉末,天下大乱,雄豪并起,…太祖运筹演谋…官方授材,各因其器,矫情任算,不念旧恶,终能总御皇机,克成洪业者,惟其明略最优也。

抑可谓非常之人,超世之杰矣”。

三国时代群雄角逐的一个显著特色就是人才的较量,每一个强大的政治军事集团的崛起无不以优秀人才为后盾;没有人才优势,也就无所谓事业上的成功,曹操对此深有体会:“吾起义兵诛暴乱,于今十九年,所征必克,岂吾功哉?乃贤士大夫之力也。

”(同上) 在如何吸引和任用人才问题上,曹操“雄”、“奸”并存的双重性格也得到了明显的反映。

早在创业之初,曹操就非常中重视网罗人才;建都许昌之后,又一再下达“求贤令”,以朝廷的名义招纳贤士,试图把散落在民间的人才都聚集起来。

在选择人才的标准上,曹操以其政治家的独特气魄,一反过去以门阀和名气取人的传统标准,主张不拘一格,“唯才是举”。

著名的《八月令》竟然明确地提出要起用那些“负污辱之名、见笑之行,或不仁不孝,而有治国用兵之术”的人才,这是对以门阀品第为唯一标准的传统人事制度的一次猛烈冲击。

对于曹操“识拔人才,不拘微贱,随能任使,皆获其用”的选才标准,连宋代保守主义政治家司马光也给予了积极的评价。

罗致到了人才,还有个如何任用的问题。

在这一点上,曹操亦有独到之处,这就是清人赵翼所概括的“以权术相驭”。

至于具体的做法,赵翼有一段精彩的论述: 盖曹操当初起时,方欲籍众力以成事,故以此奔走天下,杨阜所谓曹公能用度外之人也。

及其削平群雄,势位已定,则孔融、许攸、娄圭等,皆以嫌忌杀之;荀彧素为操谋主,亦以其阻九锡而胁之死;甚至杨修素为操所赏拔者,以厚于陈思王而杀之;崔琰素为操所倚信者,亦以疑似之言杀之;然后知其雄猜之性,久而自露,而从前之度外用人,特出于矫伪,以备一时之用,所谓以权术相驭也。

(《二十二史札记》) 曹操在创业之初,需要人才帮助打天下时,他可以虚心纳士,和刘备、孙权一样对有用之才极尽礼遇。

曹操厚待刘备、关羽的事情是尽人皆知的,其实他给予自己重要的谋臣将士的优待远在刘、关二人之上,故大多能得人死力。

尤为难得的是,曹操在创业之初能用度外之人,即对有用的人才做到不记前嫌,即使是仇敌也不念旧恶,不加报复,表现了一个政治家的博大胸怀和恢弘大度。

例如官渡之战后,发现许多“许下及军中人”与袁绍暗通的书信,有人提出要查清之后收而杀之,曹操却说“当绍之强,孤亦不能自保,况他人乎?”(同上),遂命“皆焚之”。

又如陈琳,原是袁绍的部下,曾为其起草讨曹檄文,直骂到曹操祖宗三代。

但归附曹操之后,仍然受到重用,并未遭受报复。

再如张绣,与曹操有杀子之仇。

但张绣归降后,曹操不计前嫌,仍拜他为扬武将军,并结为儿女亲家。

官渡之战中,张绣力战有功,后又击破袁谭,曹操论功行赏,增邑二千户,其他“诸将未有满千户者”。

(《三国志·魏书·张绣传》) 然而,曹操对于人才的恩惠、友谊和礼遇、宽大等都直接服务于其政治目的,他的目的很明确,笼络人心、以让人才为其所用;一旦达不到这一目的,或者过去倚仗的人才对其产生了异心,那么就毫不留情地加以剪除。

曹操智囊团的首席人物荀彧的遭遇就很能说明问题,他“弃绍从操”之后,在政治方面给予了曹操很大的支持,曹操也与他颇为投缘,甚至称赞其为“吾子房也”。

但荀彧自幼受儒家礼法教育,毕竟心存汉室,他之所以为曹操出谋划策就是希望能通过曹操“削群雄,以匡汉室”,所以当他看到曹操权位日高,欲加国公和九锡时,便和曹操在政治上产生了严重的分歧;他明知曹操有僭越之心却不肯附和,这就成了曹操实现个人野心的绊脚石,于是遭到嫉恨。

关于...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首页广告位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