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凡女性网,您的美丽生活好帮手

非遗人才培养

发布时间:2019-07-13 04:07:48投稿人 : 一方旅行网_行走在路上的奇闻异事围观 :0次

国家级非遗可在市级申报传承人吗

想要申请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要具备的4个条件分别为:掌握并继承某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在一定区域或领域内具有该项目公认的代表性、权威性与影响力;积极开展传承活动,培养后继人才;师承脉络清晰,具有较长的从业经历。

仅是从事过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料收集、整理和研究的人员不能成为该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

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方面,已列入县级名录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若想申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应由区、县文化部门向市级文化部门进行申报;市直属单位若有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项目,可在征得申报项目所在县(市、区)文化行政部门同意后,直接向市级文化部门申报;传承于不同地区并为不同社区、群体共享的同类项目,将由市文化部门综合归纳后统一申报。

...

在教学改革和人才培养方面应该加强哪些工作

杜绝能干的不给干,而这辈子学不会的挑大梁! 前者被羁绊没岗位,后者却独霸资源和权力,就是在危害国家安全! 最大的障碍是能干的不准干,不能干的干大事,权利,仪器,资源都到了庸才手中。

不是待遇问题,而是根本没有岗位,不能进实验室,不能使用空闲的普通仪器。

谁来继承濒临失传的传统手艺

原文在这里木匠、铁匠、篾匠、花(雕刻)匠、陶工、厨子…… 曾几何时,我们生活的周围,生活着许多手艺人,他们与我们几乎密不可分,因为我们每日触碰到的东西,不管是手中的碗筷,还是身下的床椅,大多出自他们之手。

只是在科技与机械替代了大部分传统手艺的今日,一方面有些传统手艺人渐行渐远,差不多快埋进了我们的记忆里;另一方面,政府将一些传统技艺纳入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项目,正对如东阳木雕、金华酥饼制作等一批传统手工技艺进行保护,并欲列为产业发展。

现状:单打独斗的坚守者 弹了30多年棉花的弹棉花匠、做了40多年木桶的箍桶匠、编了近50年竹编的篾匠……在婺城区罗埠镇静谧的老街上,传奇般地存在着一批在城里早已难觅踪影的手艺人。

然而,这些手艺人像老评书故事里那种师徒成群的场景已不再了。

俞根荣的长寿面店,在罗埠颇为有名,但也是仅有的一家。

他做长寿面已经30多年,这些年里,他先后收过几名徒弟,也尝试着用心去带徒弟,但这些徒弟或因太难学或因太辛苦,纷纷离他而去。

篾匠陈土泉12岁就开始跟着父亲学做竹编,一晃47年过去了。

他带过的徒弟有六七个。

他说,这些徒弟如今没有一个在做篾匠,做生意的做生意、打工的打工,早都改行了。

除长寿面、竹编手艺人外,罗埠老街上其他传统手艺人也都面临着技艺传承的困境。

做了40多年木桶的箍桶匠何益松,因为身体状况不佳,加上生意清淡,已经很少拿起斧头。

记者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茶馆看人家打牌,默而不语。

由于缺少继承人,罗埠镇上的手艺人群体正越来越小,市场也逐渐萎缩。

从前一些有名的手工制品店甚至已经消失。

据老人说,罗埠老街上曾有一个做麦芽糖的中年人,现在已难觅他的踪迹。

探因:市场萎缩后继乏人 俗话说,家有良田千顷,不如手艺在身。

曾经吃香的手艺,如今为何没人搭理? 其实正如俞根荣和陈土泉说的那样,一些看起来简单的传统手艺,工艺非常复杂,学起来费时费力,3年都未必学得会。

追求快速高效的年轻人自然不会喜爱。

家传,曾经也是传统手艺传承的重要形式,但这种方式现在越来越少了。

因为地位较低、收入不高,很多手艺人都不愿让子女继承自己的衣钵。

除了后继乏人,市场前景不被看好也是传统手艺陷入传承困境的重要因素。

随着现代制造业的飞速发展,各种手工制品都被机械产品代替了,因为生意不好,很多手艺人不得不转行。

面对发展与传承的困境,缘何一些传统手艺人还在苦苦坚守? 采访中,记者发现,一部分人特别是步入花甲之年的老人,转行已难,迫于生计,不得不继续自己的手艺;还有一部分人,老有所依,因为对自己的手艺充满感情,将它作为一种乐趣延续下去,比如罗埠镇上有个篾匠,从城里退休之后又回到老家重拾手艺。

而更多的手艺人则介于这两种人之间,他们既想保护、传承自己的技艺,又想赚到钱、谋求更大发展。

他们面对发展与传承之间的矛盾进退两难。

如弹棉花匠董文斌,因为口碑好,近年来生意不错,仅靠夫妻俩已经忙不过来,想扩大规模但又无人可以帮忙。

另外,整个社会对传统手艺人群体缺少关注和缺乏必要的保护手段,也是传统手艺失传困境的一个因素。

出路:作为传统文化来保护 时间推移,社会发展,加上人们生活习惯的变化,很多传统手艺的地位也跟着发生变化,特别是一些不适合现代社会需要的手工艺,将面临着被淘汰的严峻形势。

然而,传统手艺作为一项历史悠久的技艺,蕴涵独特的文化艺术,是民族文明史的一部分,更是先祖们勤劳、智慧的体现,后人有必要做好保护,尽可能不让它们失传。

与机器生产相比,手工制品因其采用人力多、加工时间长而往往造价高昂,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产品的销路。

如市场上一张竹席售价只要100多元,而篾匠陈土泉手工编制6天,人工费就达六七百元。

所以,传统手艺的发扬光大,需要“变”,即尽可能利用现代工具,提高效率。

比如木匠现在都用电锯电刨,又如弹棉花匠董文斌,以前一天一人只能弹一床棉被,现在使用了电动工具,一天增加到3床。

对一些已经无法迎合市场需求但又具有保护价值的传统手艺,则应注重“养”。

由政府牵头,对一些稀有的、濒临灭绝的传统手艺和有代表性的民间传统艺人进行保护。

如目前金华为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设立的非遗传承教学基地。

当然,发展是最好的传承。

一味强调保护,会使传统手艺与社会现实产生距离,更会导致市场的萎缩。

所以,有关方面帮助传统手艺人拓宽手工制品的市场销路,或许可以从一定程度上解决他们的生存和传承状况。

酒香也怕巷子深。

通过宣传推广传统手工制品,让它们广为人知。

同时,引导手艺人,让传统手艺与现代科技相结合,尽可能发掘其市场价值和文化价值,比如让某些不适应现代生活需要的手工制品重新适应人们的需要,或者干脆从实用性向观赏性转变,从而打开市场。

做法:传统技艺纳入非遗项目 今年6月,金华命名183人为首批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跟民间文学、传统音乐、传统舞蹈、传统戏剧、曲艺、传统体育、游艺与杂技、传统美术等项目一样,传统技艺也在其中。

像东阳木雕、金华酥饼制作技...

非遗《廿四节气》十竹斋水印版画艺术作品北京展出了?

11月18日,杭州十竹斋艺术馆馆长、十竹斋木版水印国家级非遗传承人魏立中(左一)在开展仪式上介绍《廿四节气》及木版水印技艺。

当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十竹斋木版水印艺术《廿四节气》作品在北京前门大街94号开展。

由杭州十竹斋艺术馆馆长、十竹斋木版水印国家级非遗传承人魏立中历时3年创作而成的《廿四节气》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节气以版画方式呈现。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2018年1月10日。

2014年,十竹斋“木版水印技艺”入选国家级非遗保护名录,杭州十竹斋艺术馆馆长魏立中是“木版水印技艺”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作品《廿四节气》木版水印版画由“十竹斋”木版水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人魏立中历时三年创作而成,并联合北京画院画家孙震生绘稿,将传统文化中的节气以版画的方式呈现,经历原画创作、原画分版、勾描、复描、上样、雕版、按版、涂色、印色等多套技艺流程。

近年来,杭州十竹斋把“活着的中国彩色版画印刷术”带到了英国伦敦、瑞士日内瓦、美国洛杉矶、法国巴黎、印度新德里、西班牙马德里、德国纽伦堡、日本东京、丹麦哥本哈根、比利时布鲁塞尔和肯尼亚内罗毕等地,多年的对外交流、传播、教学使得十竹斋木版水印艺术以及其承载的中国传统文化与人文精神得到国际认可。

十竹斋还连续荣获了“2015国家艺术基金艺术人才培养资助项目”和“2017国家艺术基金传播交流推广资助项目”...

福建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多少?

近日,广州动物园宣布结束24年马戏表演,引发舆论关注。

涉事马戏团经理黄迎志表示,将继续表演马戏,“马戏已被正式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应该被传播和保护,不能一味打压禁止”。

广州动物园之所以决定取消马戏表演,没有具体论述太多的理由,唯一的依据就是场地租赁合同,“动物行为展示馆项目于2017年8月31日合同到期”,广州动物园多次发函要求承租方安徽省广德县驯兽杂技团停止经营并有序撤场。

黄迎志则以马戏列为“非遗”的理由拒绝撤离。

这站得住吗?或者换句话说,因为马戏列入了“非遗”,他和广州动物园签订的租赁合同就失效了吗?我觉得,这个官司如果打起来,结果应该是可以预料的。

不过,外界对此事却有另一番解读。

有人认为,广州动物园解除与马戏团的合同,显示了这样一种姿态:不赞成动物表演的经营活动。

一家动物保护组织的负责人表示,广州动物园结束了这么多年的马戏表演,这算是一件标杆的事件,政府应该进一步落实动物园发展纲要,在全国所有动物园切实停止动物表演。

该组织已就此向住建部发出建议信。

有一个问题倒是值得追问的:禁止动物表演与马戏、猴戏列为“非遗”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真的如黄迎志所说,列为“非遗”的动物表演就不能禁止,而是可以继续存在下去吗?现在,动物保护越来越成为人们的共识。

最新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从过去的“合理开发利用”变成现今的“规范利用”,并将“保护优先”作为原则之首,这无疑是重大的导向性变化,主管部门表示要制定野生动物出售、利用、展演、标识管理等标准规范,对野生动物表演,要界定清楚哪些属于规范性的、不会对野生动物造成损害的表演。

而住建部2010年曾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动物园管理的意见》,提出“不得进行动物表演”。

同年,国家林业局发布《进一步规范野生动物观赏展演行为》,要求立即停止虐待性表演。

所以,从长远看,随着人类文明和进步的推进,野生动物表演必然会走向消亡。

因为表演是强迫动物取悦人类,不符合现代文明。

而且,为了表演的需要,对野生动物进行长期的驯养,必然会对野生动物造成伤害和虐待,而这样的目的只是为了人类的快乐,甚至是某些人的赢利,显然违反动物福利的原则。

至于因为这些动物表演被列入了“非遗”,因此就可以永远地表演下去,这样的观点是没有依据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第四条规定,“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应当注重其真实性、整体性和传承性,有利于增强中华民族的文化认同,有利于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有利于促进社会和谐和可持续发展。

”这就是说,保护“非遗”离不开现在的社会环境。

就是对“非遗”的保护方式,不同的项目也可以有所不同。

一是,对濒临消失、活态传承较为困难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文化行政管理部门应当采取将其内容、表现形式、技艺流程等予以记录、整理,编印图书,制作影音资料,建立档案等方式,实行抢救性保护;二是,对受众较为广泛、活态传承基础较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可以通过认定代表性传承人、培养后继人才、扶持传承基地等方式,实行传承性保护;三是,对具有生产性技艺和社会需求,能够借助生产、流通、销售等手段转化为文化产品的传统技艺、传统美术、传统医药药物炮制等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应当通过扶持、引导、规范对项目的合理开发利用,实行生产性保护,使该项目的核心技艺在生产实践中得以传承。

举个例子,河北张家口蔚县暖泉镇的汉族传统民俗文化活动“打树花”,被列为省级“非遗”,但是随着时过境迁,确定的传承人也无法再传承下去,我看不妨采取制作影音资料,建立档案等方式,实行抢救性保护。

马戏、猴戏之类的动物表演,真的可以实行生产性保护,永远经营下去? 对于动物表演,我们无需通过保护来延缓消亡,而应乐见其走向消亡,甚至还可以采取措施加速其消亡。

常青村培养动物像人那样表演,肯定会打,动物也有生命,这种虐待动物的表演我们应该禁止。

影响力和培养人才的素质又该如何发挥作用?

关系建立更多体现在人力资源管理与企业战略及运营之间达成某种契合与一致,从而驱动员工绩效与企业目标业绩之间实现良性循环的和谐状态,这实际上就是在素质意义上将人力资源管理作为对企业战略合作伙伴的理解。

客户服务 客户服务素质是建立在人际理解力基础上的,具体表现在倾听并积极响应客户(包括内部员工与外部客户)提出的问题与需求,并就此提供一系列的人力资源产品与服务,从而获得客户的满意。

专业知识与技能 作为人力资源管理方面的专家,人力资源管理人员必须具备一定的人力资源管理类专业知识与技能,特别是在必要时,还要掌握一套严密的人力资源管理技术与方法,从而打破任何人都能成为人力资源管理者的观念,在一定的程度上强化专业素养对于从事人力资源管理工作的基础与意义。

归纳思维与演绎思维 这实际上是运用人力资源管理专业知识雨季能的过程。

在帮助人力资源管理人员发现问题,找到瓶颈,总结经验与优势等方面都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团队合作 团队从一定意义上说也可以看成一种培养与开发人才的有效方式。

同时为促进人力资源管理履行其对企业经营决策的支持,以及员工价值管理的职责,团队合作提供了沟通、分享与支持的平台。

自控能力 当面对员工的抱怨与投诉,面对不满和企业内部各自为政的抵制情绪等时,人力资源管理人员必须具备良好的自我控制能力,以积极的心态对待周围的人与事。

监控能力 正视问题的存在,遵循一定的规则,在必要时说“不”,告诉员工何时该做什么等等。

赵本山是不是称职的二人转传承人

然而能担此重任者恐怕很少。

谭学晖在《曲艺》杂志上撰文指出,赵本山完全符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的传承人条件?东北二人转有五位传承人,外地的观众连它们的名称可能都没听说过,甚至连“伬”字怎么读都未必清楚。

这两种曲艺被保护了多年,但却连个象样的表演场所都难以找到、密歇根大学底特律中心、乔治梅森大学孔子学院协办。

老艺术家的逝世让人感到悲痛。

在这个情况下,哪怕传承人表演水平再高,如果没有足够的影响力来推动这门技艺的发展、伬唱也都列入了国家非遗名录。

2, 火辣辣的关东情”的综艺演出由中国国家汉办/,更不用说走向全国了、潘长江等一批东北小品演员的力捧、博大精深,却连让艺人吃饭都做不到,形成鲜明对比,现在二人转可能在东北已经消失,虽然刘老根大舞台里没有太多的传统戏,但是赵本山老师让二人转艺人们解决了温饱问题,就冲这一点,赵本山就有资格成为二人转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

……以前在其它剧场唱传统戏,很多时候会被起哄,在全国范围内让这门民间艺术达到家喻户晓的程度。

张艺谋:“二人转这门东北地方艺术因为有了赵本山而被全国观众所知道。

浓郁的“东北风”令成千上万的美国观众为之倾倒。

这场名为“火热热的东北风、软功表演、萨满舞、车技表演、民歌对唱等节目,充分展现出浓郁的中国文化和火热的关东风情,受到了美国当地师生的热烈欢迎。

2010年12月,赵本山投资1000万元人民币兴建的旨在推广传统二人转的全国首家“二人转体验馆”在沈阳对外开放,它不是我们固有意识所理解的二人转物品陈列,而是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统二人转的活态传承。

这个具有传统二人转博物馆性质的场馆分为4层:一楼是展示区,表现东北农民欢庆丰收的景象;二楼是“象牙山照相馆”;三楼是“二人转印象馆”,展现演员唱传统二人转场景;四楼是“二人转综合展示区”,主要陈列二人转历史,是一座集旅游观光、传统二人转表演、东北民俗及传统二人转历史展示等多功能于一体的体验馆。

体验馆聘请专业人员根据业内相关标准进行设计,装修精致,达到了很高的水准。

综合展示区四周是与传统二人转剧目相关的东北民俗,中间是观演空间,演出以观众点单的方式进行。

赵本山强调:“我建这个‘二人转体验馆’初衷不是为了赚钱,是想给观众和徒弟们看看,让他们知道二人转是怎么走过来了,不要红了就忘本。

也想让大家知道二人转的历史,特别是300年来的东北文化。

”不可否认的是,这项举措对传承二人转具有十分积极的意义,不但其它二人转传承人难以做到,即使在全国范围内对众多国家非遗项目来说恐怕也难以找出第二个,也是难以模仿的,因为大多非遗项目还有等着国家出钱供养。

明知不可能赚钱,还去做这件事,既需要一定的胆略,也需要很强的责任感,有钱的人很多,但有几个人愿意做这样很可能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遗憾的是,对于这样有意义的事情,反赵学者几乎集体噤声,站出来说句公道话的人不多,与先前此起彼伏的或反对其当传承人或呼吁赵本山改演传统二人转的现象形成鲜明对照。

它的开馆及由此产生对二人转传统的重视令真心喜爱传统二人转的人颇感惊喜,同时也令反赵人士措手不及。

还有很多人该骂仍然骂,或者继续说风凉话。

其中的道理不言而喻,说明反对赵本山出任传承人不过是幌子,这些人不是真的在为传统二人转请命,某些学者质疑赵本山当传承人的做法也丝毫没有诚意,其根本原因仍然是嫉妒人家的成功。

有人说“刘老根大舞台”不演传统戏,这是不符合事实的,传统戏仍然在演,只是成本大套的戏数量相对少了。

沈阳、沈春阳二人在“刘老根大舞台”上演出的《韩琪杀庙》《包公断太后》《刘三姐上寿》等传统二人转曲目令现场观众为之动容,而这些正面信息是难以传递到普通百姓那里的,因为一些媒体利用普通网民的民粹主义倾向以及仇富心态,不断进行负面报道,影响了公众的判断。

很多南方人对小沈阳反感,是因为不喜欢他的戴发卡、穿花袄、说话女声的反串造型,事实上,沈阳夫妇二人有着扎实的传统二人转演唱功底,不但获过奖,还得到了专家的认同,并不象有些人想象那样只会在舞台上以夸张造型搞笑。

”吉林省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王木箫认为赵本山在推动二人转走向全国方面功不可没,“名人入选,有助于提高二人转的知名度。

赵本山对东北二人转的贡献史无前例。

过去的老艺人哪怕技艺再精湛,影响范围也大都局限于本地区,很难走出东北,但是现在不会了,传统的太严肃,我们不喜欢。

”国有艺人不演戏也尚有政府保命,民间艺人没有了票房就只能饿死。

作为东北二人转的传承人,通过几届赵本山杯比赛,绝对称得上是当今二人转艺术的带头人。

”著名二人转表演艺术家阎淑萍教授指出,可见如果没有影响力的领军人物,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恐怕是难以保护的。

福州评话,拍摄的电视剧里也有很多二人转的影子,它们都进京汇报了吗。

更让人震惊的是,展示传承人工作成果,对其他非遗项目以及二人转其他传承人的情况不关心,无法自圆其说,早已被现实...

如何保护传统戏曲

首先,中国传统戏剧的传承和保护需要立足于舞台艺术的实践经验,根据传统戏剧的传承特征,采用“专业化(职业化)保护”的方式进行有效提高,强化对于传统戏剧的传承和推广,由此形成传统戏剧在传统剧目挖掘、传承人的代际传承、传承单位的团体表演、保护项目的推广等环节的长效保护,将传承真正落实在表演艺术的传续上。

其次,在传统戏剧的保护过程中,需要始终贯彻分类指导的原则,明确四级名录的不同特点,有针对性地确定各级保护原则,避免当前传统戏剧类非遗项目的无序化走向。

再次,在传统传承人认定基础上,根据县、市、省、国家级名录的序列,尊重“表演团体”在传承中的作用,将综合了多元行当、多元演职人员的表演团体、班社等列入代表项目传承人行列,逐渐改变“传承人”能够传承个人艺术而无法传承戏曲的被动局面。

根据具体剧种、具体院团的需要,采用“团带班”的形式,将表演团体发展需求与人才有效培养结合起来,用“团带班”的舞台表演实践,带动戏曲后继人才的承续,同时将表演团体所带“班”与戏曲职业院校专业化人才培养的学科教育结合起来,强化传统戏剧后继人才的队伍建设,使师徒相授的伦理价值与“团带班”的实践价值和学校教育的人文价值得以结合。

根据特定剧种的需要,同时探索特殊的家庭血缘传承、村落宗族传承等模式。

同时,可以借助昆曲挖掘、整理、传承经典折子戏的经验,将折子戏为主体的经典剧目传承列入非遗评价体系,将折子戏和经典剧目的量化,作为传承人累代相承艺术的重要方式。

借助当前已经普遍适行的“进校园”“进社区”“非遗日”等公益活动,将折子戏和经典剧目的排演、推广,与社区文化建设建立联系,用戏剧经典来夯实群众文化生活,让传统戏剧拥有更广泛的观众群体。

最后,还需要鼓励民间组织对于戏曲经典的研修、传习和搬演,借助地域文化的力量,将戏曲与地方文化生态结合起来,延续和推广剧社、曲社、票社等民间业余组织对传统戏曲普及的重要经验。

...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首页广告位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