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凡女性网,您的美丽生活好帮手

揭秘孟照国事件系列之一,孟照国事件真相大白(视频)

发布时间:2018-10-17 10:10:24投稿人 : 一方旅行网_行走在路上的奇闻异事围观 :139次

现在人们谈起UFO、外星人这些话题,总会想到一个人,那就是孟照国。孟照国和UFO、外星人有什么联系呢?据说孟照国和其两位同事表示在1994年6月期间,在他们工作的黑龙江五常市红旗林场附近,看到凤凰山有奇怪的发光体出现,几天后他与那位女性进行了40分钟左右的性交。社会对这一事件中诸多细节的真实性存在疑问,而孟照国在2003年时通过了测谎仪的检测,使得此一事件更加扑朔迷离。那么孟照国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孟照国真的看到UFO和外星人并和外星人发生了关系吗?外星人为何会降临于此?如果孟照国在撒谎,那么谎言背后的真相是什么?下面探秘志小编就带大家一起来了解孟照国整个事件的始末。

孟照国事件:孟照国事件系列之一、孟照国事件系列之二孟照国事件系列之三

孟照国事件视频

孟照国事件经过

1994年在凤凰山东南麓发生了震惊中外的“UFO着陆事件”,中央电视台《走近科学》栏目曾专题报道过凤凰山UFO事件。此后,又有几次游客声称在这里目睹不明飞行物的情况。

1994年6月6日,孟照国独自一个上山采野菜,来到了离家约有55里之遥的荒山野岭之中,也就是凤凰山南坡对面的山坡上,无意间抬头朝凤凰山南坡方向看时,忽然发现在相距约5里远的凤凰山南坡上有一白色物体,闪闪发光,以为是一只坠落的气象部门的探测汽球,于是产生了搞点胶皮、尼龙绳回家用的想法。为什么他会以为这是一只坠落的气象部门的探测汽球呢?孟照国解释说,他以前曾经在此山中搞到过一只坠落的气象部门的探测汽球。

6月7日,也就是看到白色物体的第二天,孟照国约上侄女婿、同为林场职工的李洪海一起上山采宝,带着扳手、螺丝刀、挖菜刀一同前往。中午ll时左右,他们往上爬行到距白色物体约200米处时,突然发现停卧在凤凰山南坡第二道山脊上的白色物体并不是什么探测汽球,而是从未见过的一个金属怪物,颜色乳白带黄,形状象个倒着的问号,更象一只巨大的蝌蚪,高约2、3米,长约50多米,表面积大约在600至700平方米左右。在类似于机头处,有一个占整个物体约2/3面积、象青蛙眼睛一样凸出、似玻璃罩一样的东西。

孟照国发现他昨天看到的白色就是这个部分,而今天这一角度,才看到另 l/3象金鱼尾巴分叉的地方。其尾部附近的草发黄,稍远处的发绿。不明物体下部有一个类似于支脚的东西,但似乎没接触到岩石上,整个不明物体给人的感觉就好象前部吸在岩石上或前部钻进岩石中。孟照国忙将李洪海推到石块下躲藏,自己独自一个人先后三次企图接近那个金属怪物,但每次都在相距约150米处时听到金属怪物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从未听到过的象动物般的断续吼叫声,并感到身上带铁部位(手表、皮带扣及挖菜刀)似有强大的电流穿过而被迫退回到李洪海躲藏处。在下山的路上,孟照国感到全身发冷无力,恶心想吐。

孟照国一回到居住区,立即将遭遇金属怪物的事情说给周围山民们听,消息顿时不胫而走,传到红旗林场工会主席周颖那里。周颖随即向孟照国了解情况,并得知林场另一名职工冯少波也曾于6月4日看到过凤凰山南坡上有白色物体,于是决定组织一支取证队上山进行实地取证。但次日天不作美,因下雨而未能成行。

6月9日,雨过天晴,林场工会主席亲自率领30多名职工,携带7倍望远镜、录音机、照相机等观察取证工具,由孟照国向导前往凤凰山南坡。取证队先搭乘窄轨森林小火车约20里,然后在山岭中徒步行走了约20里,这时离凤凰山南坡还有大约20里的距离。这时候有人提议先用望远镜看看,于是职工们争先恐后地抢夺望远镜朝凤凰山南坡上观看,但无一人看到凤凰山南坡上有白色物体。而孟照国拿过挂在另一名职工脖子上的望远镜朝凤凰山南坡上看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发出一声惊叫:“嗷!来了!”话音刚落便向前倒在地上,两眼圆瞪,全身抽搐,在地上脚蹬手刨。

众人忙掐其人中,将他抬到附近一处供林场职工休息的简易塑料窝棚内,并解开他的皮带让其呼吸放松。但突然之间,孟照国全身倒立起来,用脚将棚顶踹出一个窟窿,惊得在场的林场团委书记李文学慌忙上前一把将孟照国抱住。面对孟照国如此的症状,林场团委书记李文学和职工们做了付简易担架,抬着孟照国下山准备到林场医务室进行治疗,但在经过他突然倒地的地方时,孟照国又突然从抬架上摔落下来。他们仍然搭乘森林小火车返回林场,到林场医务室时,孟照国还不能言语,医生林辉拿出笔纸让孟照国写出自己的症状感受,孟照国握笔在纸上写了“UFO”字母。医生林辉准备用听筒为孟照国检查时,孟照国突然坐起来并用手将听筒打开,而用注射器为其打针时,孟照国同样反应剧烈,使医生林辉无法为孟照国进行诊治。

医生林辉感觉到孟照国的症状怪异,就拿一支药水接近孟照国的眼睛试试他的反应,但孟照国眼珠乱转,对药水视而不见,毫无反应。医生林辉对在场职工们说:“这不是装的。”医生林辉只好让孟照国自我恢复,待孟照国能够说话时,他嘴里反反复复地说着“输出”这两个字。恢复平静之后,下午时分由其四哥孟照义及另一名林场保安员孟宪海架着他回家。在其家中,他四哥孟照义将他扶躺在沙发上休息,但在一眨眼功夫之间,只听“咚”地一声,就看见孟照国的身体竟然在沙发上作了180度的调头,惊得他四哥孟照义目瞪口呆,吓得他母亲更是忙烧香叩头。而山上的另10多名职工由冯少波向导继续前往凤凰山南坡进行实地取证,但走遍了当时白色物体停留的地方,既没有什么白色物体,也没有发现有物体降落停留的任何痕迹,仅仅只在一处石缝中发现已经被证实是去年就已经在此的几块破旧彩色塑料布。至此,孟照国开始了长达一个多月的神智不清、记忆不清。任你怎么问他,他都是一问三不知。

事发一周之后,即6月16日,山河屯林业局宣传部长关洪声亲自对孟照国进行调查采访,就在这一天,孟照国突然恢复了部分记忆。孟照国已经能将6月7日与李洪海共同上山近距离目击金属怪物的情况讲述出来,并能将所看到的金属怪物的形状画出来。但关洪声给钢笔让孟照国画出所见金属怪物形状时,孟照国突然缩手并发抖,好象被电击了一样,不能进行下去,只得改用粉笔在地上画。但问及6月7日孟照国目击金属怪物后返回居住区向山民们介绍看到金属怪物时的情况,以及6月9日向导林场取证队上山后所发生的情况,他全无记忆。这次调查采访还发现,孟照国额头眉间有一弧形红色痕迹。孟照国自称是在6月10日醒来时感到额头不适,照镜子时发现的。用他的话说:“跟我看到的怪物一样,主体在两眉正中,尾部在右眉上。”同时孟照国还向关洪声展示了他左大腿上一个长约25厘米的疤痕,其妻姜玲证实孟照国病发前并无伤口。同时孟照国腹部在小时候被树枝划伤的不过一厘米的疤痕,在其病发后也变成了5厘米左右。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首页广告位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