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凡女性网,您的美丽生活好帮手

人口红利人才红利

发布时间:2019-07-17 06:07:47投稿人 : 一方旅行网_行走在路上的奇闻异事围观 :2次

人口资本红利(人才红利)对我国经济发展有哪些作用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来,有关生育、人口、就业等问题广受瞩目,特别是育龄妇女生育意愿偏低,社会各界多有担忧。

去年9月,湖北宜昌还专门下发红头文件,呼吁和鼓励生育二孩。

王培安此番表态,既回应了外界对中国人口数量的忧虑,也提出了中国将面临人口质量与结构双重压力这一严峻问题。

按卫计委说法,到2030年峰值时期,中国人口将有14.5亿左右,到2050年还有14亿左右的人口。

因为有庞大的人口基数,从现在及长远看,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仍将保持高位,并不缺人。

而全面二孩政策释放出来的生育势能,也会在未来十多年持续呈现。

尽管此前东南沿海一带的劳动力供应一度出现短缺,但造成短缺的原因很复杂,并不仅仅是劳动力绝对数量的减少,还有中西部城镇化迅速发展产生的“截留”,及产业转型升级导致的人才更替。

在现有的人口增量面前,比起劳动力数量增减更值得警醒的,还在于人口的质量与结构。

正如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说的,我国在从人口红利过渡到人才红利阶段。

以廉价劳动力为支撑的人口红利难以为继了,以人力资本与全要素生产率激活为支点的“新人口红利”,或者说人才红利,则具有深挖空间。

尽管人数很多,目前也有不低的高等教育普及率——据披露,目前高学历年轻人口(25岁至34岁)的比例达到8%,预计到2030年,中国劳动力中具有大学学历者将达到2.2亿人,但总体而言,我国人力资源仍处于待垦荒的境地。

实现大面上的“向人才要红利”,仍任重道远。

这还得从两方面着手:首先,现在很多贫困地区尤其是农村,在人群受教育、技能培养等方面仍处洼地,也大有挖潜空间。

将来显然有必要通过教育与技能培养等公共服务的供给,把人口素质提升跟人的均衡发展结合起来,别让那些贫困地区失去人才输出能力,跟“人才红利”的风口擦肩而过。

当然,教育作为实现人才红利的主要渠道,仍得跟经济社会顺畅衔接。

解决“毕业即失业”跟企业招不到合意人才的矛盾,还得提升教育培养模式与经济社会的契合度。

其次,就是外部制度机制的改变,以往有些官本位的科研、教育和技术开发体制,制约了创新人才的产生。

在人口形势已发生变化的当下,既要让均衡化的公共服务等成为撬动人才红利的翘板,也要打破堰塞人才创造力的机制体制。

人口问题从来都不只是人口学层面的问题,还关系到社会经济活力、要素资源整合。

因此,在直面“生育率变势”跟传统人口红利趋薄的问题时,也该针对现有的人口基数和“人才红利”的发掘空间,为个体福祉、经济增长找准“人口优势”新坐标。

“中国发展最大的潜力是‘人’,最大的动能同样也是‘人’。

”惟有发现并激活了“人”,从人口红利向人才红利的转变,才能更可期。

如何理解中国的“人口红利”消失与应对策略?

展开全部 一、我国“人口红利”问题的由来我国学者多把“人口红利”定义为“一个时期内生育率迅速下降,少儿与老年抚养负担均相对较轻,总人口中劳动适龄人口比重上升,而在老年人口比例达到较高水平之前,将形成一个劳动力资源相对较丰富,对经济发展十分有利的黄金时期。

”因为从人口对于经济的作用来看,人在成年之前是需要投资物资来照看的,因此要消耗一定的人力和物力。

人在成年之后就可以具备一个成熟劳动力所拥有的技能,便可以对经济的发展有定的贡献。

在退休之后,由于身体机能的下降,则不具备一个正常劳动力所具备的条件,也就不能给经济发展带来动力。

因此,若一个社会的青壮年在人口中的比重相对来说较高的话,就会对经济的发展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就会形成相应的“人口红利”。

但是这和一国的经济发展的结构是分不开的,一般来说,人口红利和经济发展的二元经济结构是分不开的。

因为在二元经济的第一阶段,由于传统部门可以向工业部门提供几乎无限的劳动力,这些劳动力的工资完全取决于维持生活最低费用的标准,因而劳动力的价格很是低廉。

而“人口红利”就会出现在这一阶段。

但是当这一阶段完成后,劳动力几乎全部向工业部门转移以后,就会出现所谓的“刘易斯拐点”,从这一点以后,由于劳动力开始出现短缺,其的工资水平也就开始上涨。

因此,“人口红利”也就逐渐消失。

我国由于处于二元经济的第一阶段向第二阶段的过渡,出现了工资水平开始不断上涨的现象,这也许意味着我国的经济的刘易斯拐点就要出现,而就会相应的出现一系列问题,对于我国来说就是“人口红利”消失后的问题。

二、我国“人口红利”是否要开始消失近几年来,由于经济的高速发展,使得我国的劳动力的工资也不断的上涨,就有我国的“人口红利”即将消失,刘易斯拐点即将来临的说法。

现在分析一下我国的经济发展状况,首先,我国的经济现在正处于二元经济的转型期间,面临着劳动力即将从传统部门到工业部门转移完毕的境地。

因此,我国的刘易斯拐点已经到来,特别是沿海地区表现尤为明显。

最近几年,珠江三角洲等沿海地区出现的“民工荒”,就充分的说明了这一问题,因而,我国经下来要做的工作是解决好“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的问题,做好经济的转型发展。

三、应对“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的措施在面对“人口红利”即将消失的问题时,我们可以做一下几点来改善我国的就业状况:(一)实施更加合理的产业政策,在使用劳动力的方法上大胆创新要保证非技术类的劳动力得到充分的利用,不要过早的进入劳动力稀缺的状态。

我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农民占了人口的50%以上,因此我国的劳动力转移应该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刘易斯拐点所带来的现象,不会在短时间内很充分的暴露出来,应该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在这一过程中,如何有效利用劳动力是极为重要的。

可以提高工人的劳动效率,还可以从生产方法和技术以及生产设备做一定的提高。

这些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缓刘易斯拐点的发生进程,从而可以争取更多的时间,实现人口素质的提高以及经济转型发展,从单纯的依靠廉价劳动力带动经济的发展,到高科技人才引领经济。

(二)对农民工进行培训,提高其技能,但是要特别注意对先进技术的教授首先,要做好技能培训,特别是对高中后没有继续进行高等素质教育的人要进行一定的技能培训,因为他们已经是成熟的劳动力。

这意味着我国需要继续兴建高等职业院校,以满足对这部分人群的教育需要;其次,要对下岗之后还未再就业的职工以及返乡农民工的做好再就业培训工作,帮做其找到工作。

再就业的培训,主要是对现今需要的技术的教授,让其重新具备一个劳动力的资格。

除此之外,还应该当下政府对再就业的一系列政策的培训,让其明白自身所有的一些优惠条件;再次,要对我国的教育体制进行改革,缩小农村和城市的教学成果的差别,使所有人都有公平受教育的机会,这样才能提高我国人口的整体素质。

总之,就是要提高现有劳动力的整体素质,不再是考劳动力的数量,而是靠劳动力的质量来吸引投资者。

(三)要改善雇主与雇员之间的关系,以及农民工进城之后待遇首先,在雇主与雇员之间建立一种更牢固的关系。

因为在进入刘易斯拐点之后,劳动力不像原来那样似乎是无限供给的,变成了劳动力稀缺,因此,雇佣方从原来的有利地位变到了不利地位,其必须要对其所拥有的劳动力给予激励,这种激励不仅仅是物质上的,还有精神上的,这样才能建立和谐的雇佣关系;其次,对于农民工进城,要给予充分的合理的待遇。

长期以来,我国就有歧视进城的农民工的传统,因此农民工在城里的就业环境就相对来说比较的差,他们子女在城里的学习环境也相对来说不是太好,因此我国政府应该出台相关的政策以帮助其公平,平等的就业。

如果你是某机构人力资源管理的高级经理,你会怎样提升机构人力资源...

当下人力资源行业正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大家都在喊“招人难”,或许当下是人力资源行业最艰难的时刻,但同样在各种政策的推动下,人力资源行业的春天也即将到来,用人规范化,从“人口红利”到“人才红利”,新时代下必将是人力资本创新时代。

传统的人力资源开发,都多理解为基础的“选人”、“育人”、“用人”、“留人”几个环节,强调个人对组织、个人对规章制度的服从,没有温度的硬性管理为主,忽视人性化、差异化管理。

抛开传统的人力资源概念,我们更多的应该是关心未来的招聘趋势和人才需求,在日益激烈的“人才战”中抢占高地。

机构内部要提升人力资源开发和培训效果:第一要认知人力资源的重要性,人作为一项资源,需要上升到作为意向重要的战略资源来对待。

第二是借助科技和数字化力量,对人力资源进行数字化管理。

第三以人才测评、绩效评估和激励制度为核心,人力资源可再生、可挖掘、可持续发展,结合个人职业规划,整合培训与发展,促进个人和企业的最大化效率。

第四优化招聘策略,获取更多的人才资源,积极应对人才趋势变化,迎接挑战。

东北人口流失越来越严重,到底是什么原因

到底“人才争夺战”发生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它会与中国的人口红利消减与经济动能转换有关吗?“人才争夺战”与人口形势的变化关系密切。

林宝指出,中国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从2012年开始下滑后,人口红利就开始了下降,从去年到今年则可能正是经济活动人口开始下降的拐点。

而这次“人才争夺战”的发生说明人口结构变化的影响已经开始向二线城市、新一线城市甚至是一线城市传导。

“有研究认为,‘人口红利’是中国实现经济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而近年来的经济增长减速则与‘人口红利’的衰减密切相关。

当‘人口红利’衰减时,劳动力供给形势发生变化,劳动力成本会显著上升,从而影响经济竞争力;养老、医疗负担加大也会影响积累和投资等,从而影响经济发展。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首页广告位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