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凡女性网,您的美丽生活好帮手

柯桥轻纺人才网

发布时间:2019-07-16 01:07:57投稿人 : 一方旅行网_行走在路上的奇闻异事围观 :0次

柯桥轻纺城人才市场接收到学生的档案后是不是可以自动免费保管两年...

在绍兴找工作,最多去的当然是柯桥了,中国轻纺城嘛,基本都是与布料相关。

柯桥是个县城。

另外绍兴还有诸暨,兴昌,嵊州,上虞等县级市。

乡镇太多了,说不清楚。

在绍兴地区的有斗门,马山,平水,孙端,陶堰,等等等等。

袍江工业区是近些年发展起来的,位于马山孙端之间,环境不错,工作岗位种类也比较多,不像柯桥,有点太单一。

柯桥的轻纺商区一共有几个啊?是按A.B.C.D....这些字母分?

我经常往返柯桥和杭州,现在从杭州到柯桥主要还是坐汽车,因为比较近。

最正规的是车站坐快客,从杭州汽车南站和九堡汽车站发往轻纺城汽车站,杭州到柯桥19元,约半小时一班,车程越50分钟。

车站离轻纺城越1公里远。

城际公交,从黄龙体育中心发往柯桥,12元,30分钟一班,路上约90分钟(会先穿越杭州主城区,然后穿越柯桥城区),到金城宾馆站下就是其中一个轻纺城贸易区。

城际巴士,从四季青出发到绍兴,票价15元,全程越1小时,20分钟一班,在老市场站下,下了车就是轻纺城老市场交易区。

萧山的话就更多了,机场到柯桥有机场巴士,客运中心有巴士。

很多条公交线路...

蔡智平的发家史?

80年代初,他只身一人闯荡大西北,经营过低压电器、皮毛、服装等生意,1986年通过招聘,他成为西安红旗商场的总经理,捧起了铁饭碗,每月工资1400元。

1988年初,正值上海浦东开发、开放初期,当时温州已有许多人自己做起了小老板。

朋友对蔡智平说:“还在西安赚那1400元干什么,回来我们一起做大生意。

”对上海怀有一种莫名感情的蔡智平,当时就意识到:要做,就到上海做,但他又舍不得手上捧着的铁饭碗。

于是,他遣妻子和一位朋友先到上海创业。

在浦东北蔡,他们承包了一家濒临倒闭的羊毛衫厂,做起了兔毛衫。

由于是“门外汉”,不了解兔毛的性能,他们织出来的兔毛衫一洗全缩成了大人不能穿、小孩又嫌大的“废品”。

这样一年下来,他们不仅把本全赔了进去,还欠债70多万元。

这年的腊月二十八,当怀揣着工资的蔡智平从西安赶到羊毛衫厂时,看到的是讨债者围堵工厂的情景。

蔡智平掏空了口袋,费了好多口舌,才算暂时劝退了讨债者。

三个人靠剩下的10块钱,熬过了大年初一。

大年初二,他们开高价雇用了一辆振华出租车直奔乐清,连路上的午饭都是司机掏腰包垫付的。

到了家,他们第一件事就是四处借钱,一天下来,才总算凑足了钱付清了车费、饭钱。

欠债70多万元,这么大的缺口光靠蔡智平的工资无论如何也无法弥补,他们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

不过,蔡智平认一个理:在哪里倒下去就应该从哪里爬起来。

1989年春节过后,蔡智平联络了一些在红旗商场工作时结识的朋友,开了两次“人情会”,凑起了37万元。

红旗商场的铁饭碗是保不住了,蔡智平面对现实,辞去总经理一职,回到上海重振旗鼓。

接过羊毛衫厂的蔡智平意识到,羊毛衫这一行竞争十分激烈,而且上半年有一个生产空档,需要有新产品来填补。

他通过向国营工艺编织厂的技术人员拜师学艺、讨教技术,将那些尚在实验室里的样品拿来参照,率先在上海生产出了第一批丝麻衫,因为它漂亮新颖,所以迅速引起业内广泛兴趣,一炮打响,全国各地的客户纷至沓来要求进货。

就这样,到1989年底,他将所有的债务全部还清,还节余将近200万元。

1990年至1992年,蔡智平的丝麻衫生意越做越红火,常常是一件丝麻衫刚熨好一只袖子,就被客户从蒸烫机上“抢”走了。

他们每天只睡5个小时,忙得连将钱送银行存起来的功夫都没有。

1990年,他们就已盈利1000万元。

败也轻纺,成也轻纺 到1993年,蔡智平的原始资本积累已十分可观。

这时,广东、福建、浙江等地,正如火如荼地兴办大市场,形成了一股市场热。

当时,浙江柯桥轻纺城一个10平方米的小商铺转让价高达300万元,一个席位被爆炒到几十万元。

很偶然的一次,蔡智平在报纸上看到一则信息:上海将要在曹安路兴办全国最大的轻纺市场,重振上海轻纺龙头老大的地位。

他认为,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按照当时的市值计算,该市场约有5000个摊位,每个摊位售价30万元,共计15亿元,这些钱用来买一架“空中客车”也绰绰有余了。

于是,蔡智平和其他10个温州股东,开始陆续向上海市轻纺市场投资。

到1994年上半年,11位股东共投资接近4000万元,蔡智平个人投资达2500万元。

1994年底,由11家股东合作的上海市轻纺市场破土动工,并于1995年初建成开业,这是上海成立的第一家大型专业市场。

全国各地的市场都是“先有市,后建场”,而上海市轻纺市场却是一家“先建场,后兴市”的市场。

由于种种原因,上海轻纺市场在开业之初就陷入了经营困境,不仅有场无市,生意清淡,经营户无心经营,而且欠债7000多万元,上海轻纺城面临关闭的境地。

区政府被迫作出决定:如果轻纺市场在短期内无法改观,将宣布破产。

面对这个“烫手山芋”,其他股东都不敢碰。

要么让投资的2500万元付之东流,要么继续投入资金让市场兴旺起来,已经拥有4000多万元家底的蔡智平,再一次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1996年,在嘉定区政府适时作出政企分开,“谁投资、谁管理、谁得益”决定的前提下,蔡智平决心再放手搏一回,“舍不得金蛋子,打不到金凤凰”。

他举债2.7亿元,收购了其他股东的股权,控股成立了上海市轻纺市场发展有限公司。

蔡智平主路舞到了外滩陈毅广场,震动了整个上海滩。

为了吸引客源,蔡智平投入了500万元,建立轻纺客运站、轻纺停车场,开辟了6条通往市区的公交线,还购进了大、中、小客车65辆,免费接送顾客,开上海免费班车之先例。

对于内部管理,他也时刻不放松,盯住每一位摊主,14天不营业就收回其经营权,使其逐步规范。

2001年年初,为迎接中国进入WTO组织,市场进一步提高经营档次,引进了全国70%的家纺品牌布艺集团入驻上海市轻纺市场。

通过一系列措施和良好的市场管理,上海轻纺市场已走上了一条兴旺的道路。

在硬件上,上海市轻纺市场已达到第5代市场的水平,营业面积有9.7万平方米,批发零售装饰布艺、服装、面料、床上用品、鞋帽和皮装等10余大类数万种商品,市场营业额以每年20%的速度递增,年交易额近20亿元。

它已经成为上海乃至全国具有一定影响,经营窗帘装饰布、床上用品等家纺类产品品种最多、最齐全的市场。

我国加入...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首页广告位四